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heritance3〈Stern→Tony?〉

最近還抽不出時間來去看第二回IM2(淚)
但我期待幾天後的小聚會,儘管只能待一下子。

上回某兩人窩在我房裡時,便打了這篇超短文的上半段,然後就拖到剛才一口氣敲完了後半段。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起IM2,就很難想些嚴肅正經的文來。哈哈。
能惡搞的東西太多太多鳥,Ivan每天每天都在玩鳥,於是有人就會忍不住打鳥,阿呆Justin不太忠誠所以不介意換鳥,難怪前妻都像振翅無力小鳥,一去不復返鳥。
對了,有首國樂曲,以嗩吶為主,叫"百鳥朝鳳",非常有意境(我是認真的而且我很喜歡),但是想像力豐富一點,有n18一點,欸,我是想說......如果Tony是那隻鳳的話,那會是怎樣的場面。(消音)



Inheritance3〈Stern→Tony?〉


他想要在氣勢上壓過那個男人。
但他的想要又不僅僅是想要。它必須成為真實。
偏偏這條道路不但坎坷而且充滿了無望的荊棘。

當時初次會面並不怎麼完美,就像他與其他所有的同行那樣,臉上帶著精湛笑容,彼此的手互握著,嘴裡說些寒喧的話語,點了點頭,但內心卻跑馬燈似地閃過無數的腹誹內容。
那是場公關性質的盛大宴會。
通常最靠近舞台且站在鎂光燈高頻率交集的,就是那個讓他恨得牙癢癢的男人。
但那時他們可還沒真正面對面呢。

他只是親眼看著自己的女伴輕拍了自己的右肩,眨了下眼,便立即轉身娉婷優雅地離去。
簡直像是被召喚了一樣。
轉眼間,那傢伙身邊就圍繞了群巧笑倩兮的雌性生物。
他微怒,而且掙扎。

若非隨行助理冷靜提醒,他絕對當場忘記此行的任務及目的。
男人就是如此,你搶走我的,我便要搶走你的。
於是,他整了整自己筆挺的西裝,左右扭著頸子,再低頭看了看那雙皮鞋夠黑夠亮,才一派豪爽地提腳邁步。


「...為了國家,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利益共享,而是讓與。」
「喔?讓給誰?」
他背稿似地將塞在腦袋裡已預演過好幾回的說詞、死硬沉沉地用聲音傳送出來。
可這男人竟露出嘲諷的笑容,微翹起一邊嘴角,一次又一次的,用犀利尖銳的口才,毫不留情地反駁回去。
彷彿男人那軍火商的身分就意味著自己該永遠處在反擊的立場之中。
而他卻搖尾乞憐似地奢望對方的施捨,暗地裡卻摩拳擦掌著,準備幹下強取豪奪的勾當。

噢,不是的。
他只是銜命來達成任務的。
他必須百分之百地圓滿執行上級在圓桌底下併足商談的協議。
個人的利益是國家的利益,團體的利益是國家的利益,企業的利益是國家的利益。
至於國家的利益?那就留給寡頭去劃分吧。


「我們還有商談的空間嗎?」
「我們有嗎?親愛的議員?」
Stern微抬起了右眉,一副很不以為然的模樣。
然後對方也做了一樣的動作,只不過抬的是左眉,讓彼此成為有趣的鏡像畫面。

「Stark先生...」
「叫我Tony。」
「...我不想,」他看著對方向自己捱近了一步,「我們該釐清好關係,如果你想以親近這一招來說服我放棄念頭的話。」
「我並未這樣想。只是人們若能更親近一些,就能把彼此的內心話好好說清楚,那豈不是更好?」


那天兩人似乎仍照著計畫表那樣的不歡而散。
他們背對背離開。
但Stern已顧不上喚來自己的女伴,只是焦躁地想驅車返家。
當他坐在後車座上時,茫然的雙眼看似瞪著司機的後腦杓,實際上卻一面想著下個月必如期舉行的那場公開會議,另一面更想著如何蒐集齊全完備的證據。
他想要的是去狠狠打擊那個男人。

打擊他,扳倒他,向他吐去唾沫,再俯望著他跪地求饒。
然後他會在勝利的快感中,攙扶起他,貼近他,哄著他,給予能滿足他的任何施捨。


再後來。
不太久的後來。
在他得知某件消息後,他懊悔得無以復加。

他終於明瞭男人那句話帶來的實質意義。
───若能更親近一些......好好地...好好地說清楚。
這句話像夢魘裡四處撞擊的回音一樣,嘲笑他的優柔寡斷和高傲無知。

『聽說,Stark先生和那位**是在自個兒的房間裡談定了協議,前個月也是跟另一位**......』
於是他在大廳裡暴躁地來回走動,口中不斷說著浪蕩花心毫無節操等字眼來證明自己詭異的行徑。
當然,他絲毫聽不進所有真正達成的,不過是個私人協議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