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heritance〈Ivan→Tony?〉,咳,續集?


Inheritance〈Ivan→Tony?〉,咳,續集?



《二》


他曾經有一隻鳥,現在也有一隻鳥,不管是不是同一隻鳥,或是永遠都在換鳥,他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只會擁有一隻鳥。
有時候叫"啾啾",有時候叫"嘰嘰",有時候叫"咪咪",還有些時候,當名字不是疊聲字時,他頂多就喊那麼一個字。

從以前到現在,他總以為這個慣例怎樣也不會打破。
是啊,畢竟最終打破這慣例的並不是他。
喔,他是被逼的。

怎麼個逼法?
就像眼前發生的事一樣。
他只想來達成自己那死得無法瞑目的父親的遺願。
到此為止,他都做得很好。

哎喲。
他一次又一次把鞭子甩出去,然後一遍又一遍地瞪著那鮮紅的血流淌在那傢伙的臉上。
他覺得很有趣,而且心裡頭像是有什麼正在搔癢著,一直搔癢著,把所有密密麻麻的神經末端都撩撥了無數次。

甚至都覺得全身都著火燃燒起來了。
火苗在某點上劈啪地激響著,然後竄延成猛烈的惡火。
於是,他想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隻鳥。

他的鳥。
眼前那倔強的男人。
那雙格外吸引自己注意力的大眼。
他無法遏制地快速甩鞭著,是如此的急切,如此的想要捕獲......

欸,他究竟是想要捕獲什麼呢?
他的鳥?
嗯,也許。
可是,有沒有可能還存在著其他的做法?用意?
誰說,自己從來只能擁有一隻鳥呢?

他思忖,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咬了咬嘴邊的牙籤,眼神直勾勾地瞪著那掙扎著反抗的男人。
「...多一隻鳥又有何妨?如果能一直永遠作伴到死,豈不更好?」

 


唉,可憐的人。
Jarvis聽話地將大廳的主燈打亮,順便播放著輕柔的音樂,並悶不吭聲地看了看那個跟在Tony身後的男人。
唉,真的很可憐。雖說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但是,Jarvis還是忍不住假裝搖頭嘆氣。

『那些想把Tony的男人,大都沒有好下場,』暗自想著,儘管那可悲下場並非全是老闆親自造成的,『只怕這回你的鳥會被掐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