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rotection【?/RDJ】




Protection【?/RDJ】


這是玫瑰香味的。滑潤而不油膩。
他的視線掃過上頭的品牌名,然後顫抖得將那些東西適量地從瓶口出來。
『誰想特別記得名稱?』
所以他的手裡好端端地握著它了,從另一個人那裡遞來。
握著那100ml容量的軟管,像是他無害但秘密的幻想裡會做的那樣───
先是不急不徐地確定掌握了,合攏手指,明白了曾猜測過的尺寸,接著施壓。

他看著那乳白色膠狀物體在指間存在著,頂上強烈的陽光強化了它的立體感,也許高溫會將它融化了一半,並佈滿了它該前往的目標......
這種短暫到比灑了一泡尿而忍不住打從體內抖動的瞬間還一瞬間的詭異念頭,簡直讓他難以招架。

但為了延後或是拉長享受快感的時間,他彎低了上半身,俯跪著,細細地瞧起了那泛起細薄汗水的背脊。
後腦杓上那隱約的髮際,外耳廓的線條,微彎的頸側,縮在暗處的肩胛骨,然後是被壓在沙地上的裸胸。

他試著在吞嚥唾液時不發出任何聲音。
只好艱難地移開視線,讓焦點緊急撤離。繼續瞪著那姣好的後背弧度,卻一下子跳到腰線以下。泳褲的腰帶正好落在準備攀升前的最低處。
他頗不滿足地咂了咂舌,彷彿氣溫居高不下的悶熱才是肇因。
將手掌那仍無動靜的膠狀物輕輕地抹在那裡,利用細微緩慢的動作做為掩飾,他勾住了鬆緊帶並試探性地潛入下方。

...」
聽見那低沉軟嫩的淺吟聲,他嚇得立刻縮回了右手中指。
任務取消。任務失敗。雖然連個開頭都還沒鋪成。

注視著眼前這男人舒服地將頭枕在交疊的雙臂上,臉龐並未正對自己的方向,但一想起那因假寐而闔上的眼皮下有夢境入口敞開著,僅輕輕貼合的唇瓣也許會吐出朦朧夢囈,呼吸的頻率如同規律而緩慢的心跳......

這足以讓他情不自禁傾身向前遞上一個綿長的吻。
但美夢通常與現實相牴觸。
人來人往的熱鬧海灘從不是個適當的場所。這傢伙的法定妻子正在三公尺外的棚傘下與助理閒談。
而更重要的一點,他憑什麼?憑工作夥伴兼朋友的關係?

一股近乎於窒息的悸痛感從身體深處湧上。
他發出無聲的嘆息。
他繼續手上塗抹的工作。
他仍一面在那眷戀的肌膚上游移著,一面編織千萬遍浮現過的美夢。
直到男人悠悠轉醒,並側過臉來好奇地注視著他時。

「你快用完整條了。」
「喔?」
「你根本沒注意到,是吧?」
「大概。」
「因為你心情不好,你在發愣。」
「是嗎?」
「那麼,你就是在賭氣了。」
「賭什麼氣?」
「幫男人擦防曬乳。」
「不───」他眉頭微攏,右掌還貼服在男人的背上,「完全沒這一回事。」不知道為什麼,突來的語氣加重反倒像是承認了那些事。

「好吧,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男人雙手撐在沙地上,俐落地翻轉起身來,在他的身邊盤腿坐著。
「這裡還沒擦...」
「唉,不需要了,弄了那麼久還沒好,我想也不需要了。」
「既然都要用完了,乾脆弄完吧。」
「......」突然間男人憋笑著瞪起他來。
「怎麼?」
「在休閒場所倒不用那麼堅持,有時候你的龜毛個性還蠻突兀的。」
「但是...」
他才剛出聲說了個單字出來,便硬生生打住。
如果要全盤端出事實真相,他可沒辦法。
他沒把握能有效且安全地掌控好局面。

「你這情況比當時更嚴重了,你知道嗎?」
「哪個當時?」
「年初那時候,Holmes快要殺青的那時候。」
「所以,那又是什麼情況?」
「你的臉上老是露出那種表情,孤家寡人的悽涼感。」
「我倒不這樣認為。」
「欸,別睜眼說瞎話了。」
「我沒有。」他沒有,就某方面來說,他的確沒有。
但是這樣兩人面對面談論根本兜攏不上的事情,讓人感到深沉的氣餒。

「Guy,你在自欺欺人。」
「是,我是,我也許是在自欺欺人,但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身邊沒有人,沒有人可以全程陪伴你關心你,所以你需要有個那樣的人存在...」
「等等,如果這是你的建議,」他趨前靠近男人,「我會說這是個非常爛的點子。」
「但我認為你可以試試,或許...」
「不,你別說,也別想有這種計畫,尤其是這東西又是你提出時,我極端萬分不願意聽見。」

男人微彎著頭,思考了好幾秒。
他感到又氣又笑地看著男人正準備爭取妥協的空間。

如果,這裡不是人潮擁擠的海灘,也沒有熟識的人在場,而他也能夠拋除任何顧慮,是否能將思想徹底化為行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