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是浮上來兩三秒,還有短文一則...



Mirror 2《RDJ中心》


他想,當初不應該買了那台相機給Indio才是,而且還是對新手來說稍微高檔的Canon 50D。

『爹地,我需要相機。』
『不,我認為你真正想要的是吉他。』
『我已經有了...再說若我想嘗鮮的話,還有你的可以頂替一下。』
少年露出純真的微笑,聳肩的模樣頗似撒嬌。
『好吧,我考慮看看...』
他非常寵溺這個孩子的,非常疼,疼到幾乎能允諾少年所有的要求。

所以,隔天Indio擁有了自己的相機。
接著他發現這孩子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從不讓相機離身。
如果,他決定捨棄音樂而就攝影方面的話,倒也不賴。小孩在成長歷程裡多接觸一點事物總是好事,能幫助他們尋找更契合的興趣

直到昨天東窗事發。
「不行,關於這件事,我們完全沒得商量。」
「爹地拜託,我又沒有從事任何不法利益行為...」
「但你已構成散播侵犯個人隱私的罪行。」
他繼續低頭將相機放入專用的絨布袋裡。

「這不算!這哪算散播?我只是好心提供給你那些親朋好友而已!」
「可是你並沒有事先徵求過我的意見。」
「爹地...」Indio那原先羞愧低垂著的頭抬起來,但視線仍是向下看著忙碌的老爸,「爹地,你知道嗎?公眾人物是沒有隱私可言的。」
「嗯?」他微翹起一邊眉毛,發出質疑的鼻音。
「那都是雜誌上說的!」
「你明知這是在強辯...」
「別這樣...」Indio幾乎要啜泣地向前擁抱著他。

最後他們達成了協議。
他要兒子乖乖遵守不再懷有不軌的念頭,然後相機必須要沒收一個禮拜。
而且,往後他每月要繳一本健康正常的拍攝集。

過了三個月。
他很滿意兒子漸漸展露了攝影的天份。
現在玻璃櫃內已經有了四本以風景為主題的相簿。

「嗨,今天這麼早放學?」
對著如旋風一般衝進客廳的Indio出聲叫喚。
「爹地?這時候你不是在片場...」
「進度超前,一弄完我的部分就先回來一趟了。」
「所以...?」
「所以今天我們可以一起外出用餐囉。」
少年望向父親滿臉笑容的樣子,馬上精神抖擻著應好。

在Tokyo Table Japanese Restaurant & Bar,他們的確是共度了美好的用餐時光。
但Indio偶爾心不在焉的模樣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麼?在煩惱功課的事?」
「好好笑,爹地,」手中湯匙依舊往Honey Toast上進攻的少年作出噴笑的舉動,「你看我哪時候對功課認真過...」
「好吧,其實我要問的,你現在腦袋裡又裝了什麼很糟糕的鬼點子?」

「...唔。」
「說吧。」
「爹地你真厲害,一下子就猜中了,它的確很糟糕。」
「那我必須要有上警局的心理準備嗎?還有你的保釋金?」
「沒那麼嚴重。」
「有人身傷害的問題嗎?例如你跟同學之間...」
「欸欸欸...這怎麼可能呢?」
「我不想猜了,為了不讓父子間存在著溝通障礙,我要你現在全盤托出。」

結果,Indio整張臉馬上刷紅。
「事情是這樣的...」沒想到還忍不住囁嚅著不知該如何回答。
「噢,有心儀的女孩子了!」
「才不是這一回事啦!」
「但你急著衝回家分明就是準備打扮好然後再衝出去約會,沒想到又被我阻撓,於是導致了你現在吃飯不專心的結果嗎?」
「哎喲...」
「還是你準備要叛逆了?交到壞朋友?」
「老天呀爹地,你就只能關心這些事嗎?」
「難不成是你的課業問題?你都不擔心了我何必擔心...」

少年發現週遭有些賓客將視線投向這裡,並竊竊私語著,這讓他很不開心,尤其是看到右前方那位正從昂貴的肩包裡掏出一張便條紙的年輕女士、而隔壁那張桌子則有位先生猶豫著要起身。

「爹地,」Indio迅速地壓低頭顱,以一種能向前靠近的角度低聲說話,「低調一點。」
「嗯?」
「我不想有陌生人打擾我們用餐。」
「咦...」他轉動眼珠偷偷打量環境。
「好吧,那麼,我說了喔?」
「請說。」他似笑又一本正經地認真聽著。

「我能不能...」無聲無息地深吸一口氣,「我能不能偶爾跟你一起同床而眠?」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他疑惑不解地歪頭瞧著左右閃躲的兒子,「啊,我突然明白了。」然後詭異地發出笑聲。
「你明白了什麼呀?」少年突然打起了寒顫。
「因為昨天深夜。」還很貼心地把緣由轉為靜音。

「什───什麼!?才不是那個啦!」
「那到底是...」
「我怎麼可能會怕打雷!?」激動地大吼著。
「噓噓,你太大聲了。」
「...」Indio瞪大一雙眼,「爹地你陷害我!」
「誰叫你要說出一個真正的理由都要拖拖拉拉的。」

少年負氣地伸手抓住男人右手中指,假裝很用力地要往上扳。
「我是因為聽見同學還能跟父親一起睡而感到非常羨慕,」Indio充分地運用了小孩裝可愛表情的優勢,「但對我們來說,事實上,在我小時候你那時不常在家,讓我很有很少機會可以跟爹地膩在一起...」
話未說完,男人的臉上立即露出愧疚的神情。

「我根本不在意爹地你那時候的事,我只在意我們相聚的時間能有多長。」如果說男孩子的眼神可以套用楚楚可憐的形容詞的話,那麼Indio現在就是最佳範例了。

當天晚上,這對父子倆難得隔了近十年的時間還能睡在同一張床上。
男人一沾床,睡意便立即襲來,但還是容忍了兒子莫名親暱的舉動。
所以,Indio得以緊靠著父親的身體,然後在興奮莫名的狀態下迷糊睡去。

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某些親密友人手中便珍藏起幾張美好的照片。
「連睡著時也這麼可愛...」
「看那綹瀏海落在他的額頭上,老天,好性感...」
「你看這張,睡衣領口都敞開了,鎖骨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