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u belong to me *中*《Clint/Tony》



You belong to me *中*《Clint/Tony》

這是夢。
這是惡夢。
這是一個讓他放棄掙扎、不願逃脫的惡夢。

他們正親吻彼此那清晨新生的鬍渣。
他們的肢體那溫柔的交纏,總是難以分捨。
他們慵懶的,斷斷續續閒聊著,嘗試使用最得體的應對方式去稱讚對方的缺點,直到最後,直到Tony終於敗下陣來。

『這是最不公平的耐力賽,你明知道我的缺點即使細數也是多上你十倍。』
『唔,』Steve揚起一邊嘴角,『你的容易氣餒和抱怨像我踩過的翠綠草地,時常是朝氣蓬勃的...』
『噢!我已經舉旗投降了。』
『你連挫敗的模樣都好比從蓊鬱森林裡調皮跳出的小白兔。』
『這太誇張了!竟然拿那種小動物來比喻......我說,我們是不是該起床了?』
『不,我暫時不想,』露出那招牌的溫柔笑容,『Tony,我還沒說完你的缺點。』

『你不能再說下去了,這個遊戲讓我很困窘。』但Tony卻忍不住臉紅起來。
『嘿,Tony,』Steve拉近他的臉龐,健壯的雙臂慢慢摟緊他裸露的上半身,輕輕地將鼻尖靠向他的耳朵,緩慢但深深地嗅著他的氣味,『是你讓我很困窘才對。』
『是嗎?』Tony假裝不置可否地微笑,然後反身壓上他寬厚的身軀,挑逗地輕吻著他,並用大腿來回推蹭著,卻刻意避開敏感部位,『那麼,如果是這樣呢?』

這千真萬確是惡夢。
因為絕無可能實現所以極端的惡夢。
那種明確的悸動和逼真的回憶再現,讓男人在痛苦低嚎中從睡夢裡驚醒。

黏膩的汗水滿佈,如同那天不斷落在他身上的雨水一樣,甚至連滑進眼眶裡所引起的刺痛都是如此相似。
他覺得自己就像根他媽的浮木一樣,飄蕩在一望無邊際的大洋上;但卻沒有任何靠岸的意圖,也不需要有任何東西在天空下飛過,而發現到他的存在。

等到他恢復對外在事物的知覺時,才注意房間裡正播放著悠揚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低沉,如在地底下潛行鑽動。
「早安,sir。」
大敞四肢而幾乎麻痺不動的Tony,只是微皺了下眉頭,喉嚨過度的乾澀讓他無法擠出任何字語。

「喝點溫開水,sir?」
「...不,」手掌蓋住緊閉的雙眼,窗外強烈的陽光讓他微微不適,「如果有威士忌的話。」
「關於這種東西,我是不允許的,更何況Barton先生已將那些東西清空,sir,酒不但會毀壞你的身體還會侵蝕你的精神...」
「Jarvis,住口,我不過是想開開玩笑罷了。」
「Sir,音樂好聽嗎?」
Tony聞言愣了好幾秒。
接著竟老老實實地專注聆聽起音樂來。
這時候聽覺的敏銳會讓人增強對任何美好聲音的感受性,於是他開始慢慢放鬆緊繃的身軀,乖乖地按照管家的提醒指示去享受那片刻的安祥。

「Sir,我想你會認為這音樂很棒,它可以讓你稍微擺脫惡夢的糾纏。」
「...拜託,你太天真了。」
「雖然我只是人工智慧,但我很會學習,我可以揣摩。Sir,我很關心你,還有那些人,尤其是Barton先生。」

聽到這名字,Tony忍不住輕顫了一會兒。這陣子以來他過度沉浸於失去摯愛的悲傷雲霧裡,而不得不封閉起自己的內在,但從隱約感覺那男人不離不棄的陪伴到這幾日那幾乎寸步不離的盯哨,他始終不肯正視Clint那容易被察覺的情感。
但他越表現出輕忽冷淡越擺脫不了Clint。
他並不討厭他,一點也不,但他不願讓他無辜地涉入這趟混水。

「Sir,別想太多,別繼續萎靡不振下去,聽聽這美妙的音樂,sir,你還有其他很美好的事物。」
「住口,Jarvis,你給我該死的住口!」
雙手抓緊兩側的被單,用力地槌擊了床墊好幾下,試圖發洩胸口內那幾乎爆裂的苦悶滋味。
「我很抱歉,sir,」偏機械化的語音逐漸低沉,甚至帶點委屈的,彷彿能目睹這傢伙的嘴角正下彎著,「對了,中午之前你將會有個訪客。」

訪客?
Tony那原先混沌並耽溺於過去回憶的思緒終於被拉扯回來。
他這才想起幾天前結束了長達一週的研究計畫。在地下工作室,在一堆先進科技設備的環繞之下,獨自一人,不在乎與任何人有無交際關係,甚至是親密體貼的Pepper也無從踏入。
然後他完成了那嶄新的盾牌,依舊有著熟悉顯眼的圖騰,還有加強的防護功能。
但它再也不是從前那一副───屬於他的,早已被封閉在某處。

Avengers雖正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中,但已有新興勢力浮躁冒出並艱辛地朝另一條光明的道路邁進。為此,Tony一開始是無動於衷的。他承認自己在某些方面是自私的。
如果說全心全意地以達成Captain America的遺志為由,他仍舊承認自己絕大部分是循私並懷有其他意圖。
也許,願意扶助繼承者以及讓Bucky擺脫Winter Soldier稱號的夢魘進而導向正途,是讓他藉此贖罪的機會,還有,從此能活在Captain America的包圍之下,直到死亡。

所以,Tony做出了看似簡單且明智的選擇。
讓Captain America的昔日好友Bucky承襲起這名號。
就算有不少人誤解他並痛恨他,而在這之中更包含了Bucky,Tony也能聳聳肩表現出自己的無所謂,當然,如果他的勇氣足夠支撐這樣做的話。

而在那段閉關期間,Tony拜託Jarvis想盡辦法聯絡上Bucky,儘管在時間蹉跎中已耗損了他些許信心,甚至不曾預設過當他們見上面後該如何進行。
尤其是在他想起Captain America的時候,是否能平靜地吐露自己的意圖?

「Sir?」
「我記起來了。」
「如果你想取消的話,sir,我可以...」
「不。我能處理的,我能。」
「Sir...」Jarvis特意將尾音拉長,「另外,Barton先生正在門外等候。」
「大門外?那還不趕快...」
「Sir,是你的房門外。」


---------------------------------------------


在共享一頓安靜得詭異的早餐時,Clint毫不掩飾他那憂心忡忡的眼神。
他不知道在通報管家之後的那半個多小時內,Tony從惡夢中恍惚清醒時是經歷了多大的苦痛,但他知道Tony另一項重大的決定,幸運的話,今天將由他們倆一起迎來另一位稀奇的訪客。

對此Tony並未發表任何感想,完全沒有,甚至是提出來與他討論並徵求看法也沒有,這使得Clint內心產生了一股幾乎發狂的彆扭感。
他的冷漠刺痛了他,偏偏他的冷漠又因為喬裝得太過虛偽,卻讓Clint忍不住一笑置之。

「Clint,我想,你會留下來?」
Tony輕輕放下杯子,但立即將雙手收到桌面下,好隱藏那不自覺的抖意。
「當然,」匆匆抹去眼裡張揚的憂慮之情,「只要不會進行到開戰的地步,呃...我的意思是,我不會樂見這樣的情況。」
「只是當面交代一些事情。」Tony微微一笑。
「嗯。」Clint突然感覺精神振奮。
他希望看到更多他的笑容,似乎那笑容能讓一切有了轉圜的餘地。

看著Tony繼續安靜啜飲著熱咖啡,他忍住嘆氣的衝動,不將滿腹疑問逐一提出。
他知道他曾花費好幾天的時間關在地下室進行研究,而自己只能在短暫的用餐時間裡與他共處。
只要Tony不主動開口談談那些正進行的活動,Clint打算默默等待著。

「Sir,訪客將於一小時後抵達。」
Jarvis發出最輕柔的語調,謹慎通報。
但Tony只是發愣地注視自己的雙手,慢慢地交握在一起。
「Clint,這只是我單方面的決定。至於選擇這時候告訴你,是因為這件事已成定局。」
然後他抬頭望進對方的眼裡,用最簡單明瞭的內容告知為何邀請某人前來。

若不是那位已逝英雄所提出的任性要求,是否Tony也會在其他人身上尋求替身?
尋求一個可望可及但將情感深埋的替身?
為什麼不能是他?為什麼總是逃避般地無視他?
又為何決定在這種時刻告訴他、甚至是必須面臨親眼目睹的困境?

突然間,Clint不想要有任何答案產生,因為傷害已造成。尤其是在努力說服自己早已知道Tony明白了他的情感的前提之下。
內心怒意隱隱滋長,挾持著懼怕的枝葉一同攀爬。

「看著我,Clint,拜託你看著我,不要揣測那些還未發生的事情,還有,我知道你會怪罪我正在糟蹋你的付出。」
「...但我看不出來你對這些有什麼感激之情!」
Clint起身向前,橫過桌面一把抓起Tony的右手腕,稍微使力幾乎將男人拖上桌來。「你不了解...放手,Clint。」那個力道讓Tony覺得關節處快脫落了。與其擔心自身安危,他更擔心眼前這莫名憤怒的男人的思考偏移。

「雖然我極不願意成為替身,但你卻私下找了個替身,儘管那個人根本不是我!」
「那不是,」左手用力按在對方結實的手臂上,好減輕那引起痛苦的力道,「我只是想完成他所交代的事。」
「我不相信事情只是那麼簡單,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創造第二個Captain America,而且很可笑地找上Bucky來擔任。」
「事情就是那麼簡單,就這兩件事,讓我完成它。」
「然後呢?然後你繼續活在你的世界裡,你的高塔裡?」
「不,這只是讓我好脫離它......」Tony逼迫自己正視Clint憤怒的表情,但不禁露出慘澹的笑容,「放開我,你害我脫臼了。」

Clint驚醒地鬆開已泛青筋的手掌,猛然跌回座位上。
他避開Tony的眼神,從緊閉的牙關間發出低沉悶吼。
「我絕對會留下來。」
除了擔憂Bucky帶來的危險定位,也擔憂Tony又退回先前朦朧的狀態,企圖在熟識的人身上尋找相似的身影。

「你的手...」
懊惱地探出同一隻造成傷害的手,輕柔地覆蓋在傷處,聽到Tony微弱的痛哼聲,他才注意那裡已是一片青紫。
「這沒什麼大礙,只是小傷。」擋在Clint又得說出任何懺悔話之前。
「如果我必須關心你的傷口,」他忍不住露出悲悽的眼神,「而這卻是我引起的,那麼問題可就大了。」


---------------------------------------------


當他站在大廳中央,看著那傢伙走進來的身影,這才驚覺Bucky的體態外表已不像當時解凍復生後那樣瘦小虛弱,那開始成長的身軀如果再經過一兩年,也許會更健壯,如同某人那般。
Tony很慶幸自己決定在這熟悉的環境裡與Bucky相會。
起碼不需要意外的分心。

他認為自己抵擋得了他那溢滿憤恨的目光,還摻雜著其他無解的含意,但可沒辦法同時應付Clint在場所製造的威脅。
於是他請求Clint離開。
「我認為你想再來一杯熱咖啡?」離開空曠客廳前,他無奈地反諷著。

接下來他們需要嚴肅談論的事情不得不轉移陣地。
Tony雖猶豫,但還是邀請Bucky前往個人工作室。當他在前頭沿著階梯向下走時,絲毫未察覺身後那人複雜多變的神情。

在室內正中央那巨大的工作檯上,正明顯地擺放著剛完工的物品,還有一套款式被重新設計的衣服。那三種顏色混雜出來的,充滿了因人而異的解讀訊息。
有承襲有開創,還有抹滅不去的依戀感。

「哼,如果你想談的是這個,我認為我們將達不成協議。」
「我不需要協議,」Tony沿著桌邊緩慢走著,手指輕輕掠過盾牌的邊緣,「你是他的朋友,我只是想徹底完成他的遺願。」
「那麼,你憑什麼?」
「憑你知道我是他的什麼人。」
「情人?還是兇手?」
當Bucky堅決地說出這嚴厲的話時,他竟忍不住暗自清了清喉嚨,像是情非得已那般。

明知這指控總是存在,但親耳聽見仍舊逼得Tony全身僵硬、痛處直竄上神經末梢。
「我不想失去他。」
「我何嘗不是?」
「到現在我仍舊不明白衝突的根源如何擴大,牽涉的人事物太多太龐雜,但我只想著他,還有如何讓我們這樣的人得以在這社會上生存...」
「所以,你所謂的不明白狀況直接導向這種局面,卻只想著該如何辯解?」
「我無意辯解,」Tony鎮定地抬頭,看似瀕臨崩潰的眼神望向Bucky,「我不想老是沉浸在傷痛中而什麼也不做。」

聽了這番話的Bucky不免繃緊了神經。
在他復活後因遭惡人操控而做了些不甚光明的事,幸虧在Captain America和其他人的協助之下才得以恢復記憶回到原本的自己。
如今他看著Tony,想起當時的愧疚,還有更多好朋友不時對他透露的事,幾乎都是與Tony相關的點點滴滴。
或許他曾在好友訴說的臉上尋找齊全的拼圖,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身影,一個完整的Tony Stark。
他也曾著迷地欣賞朋友那迷戀的神情,彷彿那嘴裡談論的那個傢伙也正是他所冀望的。

「你可以拿走它們,繼承他的名號,或是什麼事也不做,不管如何,我可以完成第二件事。」
「或是兩頭都落空。」
「那我會纏著你。」
「這可不行,」終於向工作桌靠近了好幾步,好端詳起那兩樣物品,「成為罪人已經夠慘的了,若還組成同條陣線不是更慘?」

然而他的心跳卻加快。他可不願對方因為這種事而讓彼此產生關聯,一點也不想,一點也不想......
要是他纏著他的話。
未來那無法預料的不確定性像顆未爆彈。

「好吧,」Bucky假裝自己不甘願地一手拿起盾牌,「但這不是妥協,只是權衡之下的決定。」
但那男人只是沉默地鬆了口氣,向後頹坐在工作椅上。

Bucky深深地看了低垂著頭不語的Tony一眼,讓原本躊躇不決的腳步停下來,將手中嶄新的盾牌放在桌面。
物品輕微的撞擊聲引起Tony的注意。他抬頭正待要將視線落在某處時,微張的嘴唇上傳來陌生的觸感,既輕柔又生疏。

「Bucky?」想抬手推開好拉遠彼此的距離,但又不想太過唐突激烈,只好把雙手放在對方的肩上,拿不定主意是要站起身還是推開他。
「別誤會,」Bucky雙手搭住Tony的手臂,緩慢地扯去,「我只想知道Steve曾經吻過的唇會是怎樣的滋味。」

聽見如此深愛的名字時,Tony不禁瑟縮了一下,彷彿身上的重擔又以準備壓垮他的姿態落下。
「你如此的怯弱,怎承受得起那位逝去英雄的厚愛?」
Bucky探出右手緊緊捏住Tony的下巴,像是懲罰般的力道扣住不放。男人的雙眼銳利無比,卻不打算蠻橫穿透任何他欲粉碎的目標,因為內心那百味雜陳的情感仍舊無解。

「喂!你不能傷害他!」
還盛裝著熱燙咖啡的杯子急速地向Bucky臉上飛去,他微向後仰,輕鬆地躲開襲擊物,但潑灑出來的液體有一小部分濺到來不及躲開的Tony臉頰上。
Clint又急又怒地瞪著Bucky露出無法察覺的笑容並用拇指抹去那肌膚上降溫的咖啡餘渣......

「我沒有,倒是你傷害了他。」將指頭送到嘴邊舔了一下,不等肇事者再說出指控的言語,立即轉身帶走了盾牌,快步離開這令人感到窒息的地方。

「Tony...」
「我沒事。」
「我只想保護你...」
「我真的沒事。」
「但你的臉,被燙傷了。」
Clint整張臉扭曲成一團。
這一瞬間,他似乎明白了什麼,但又無力挽回了什麼。
「你總要有取捨,」Tony穩穩地站起來,「選擇傷害或則是被傷害。」

「那麼,此刻你選擇哪個?」
陡生怒氣的Clint向前跨了一大步站在Tony的面前。
他總是注視著他,完全無法轉移,就算他在伸手可及的位置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