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3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You belong to me *上*《Clint/Tony》


You belong to me *上*《Clint/Tony》


『...他屬於Captain America的,意思是說,沒有人能擁有他。』
『Captain America是受廣大人民尊敬的國家英雄,這個地位無法撼動,而Tony Stark則是他唯一的...』
 
夠了。
這些話出現的次數多到不得不提醒他的念頭是齷齪的,渺茫的,可悲的,卻又順從地理解著。

Clint壓抑了送給Thor最具有親和力的拳頭,他轉身,甩上門,帶走了手中緊握的弓,竟把珍貴的箭遺留在原處。
他知道身後低語聲不斷,對他激烈反應的各種揣測並未曾造成任何困擾。

如果他需要走到戶外享受陽光的照拂,那只會讓人感到更痛───痛楚會自所有的毛細孔間隙竄出,緊緊地包裹著他。
但這些彷彿還不及那人所承受的萬分之一。如果那人有痛,那麼痛覺尋不到出口,只能在體內隨處衝撞。

他不在陽光下。
那傢伙有好一陣子不曾公開體面地出現在公眾場合,但沒人會佯裝不在意這件事,所有私底下碎語所織成的密網仍舊網不住他的皮毛。
Clint既害怕又憤怒,彷彿那傢伙也跟著消失了。

跟著偉大英雄Captain America逝去一樣的消失了。


---------------------------------------------


那天下著滂沱大雨,遠處雷聲低鳴,像是會穿過地底襲來,讓人們的雙腳因不安的晃動而震顫。

天氣是寒冷的,冰涼的雨水讓空氣受著熱氣的干擾,他輕輕地哈氣,一團半透明的白霧留在掌心,但花不了兩秒鐘只能任它消散。
他假裝自己能像街上行人感受到的低溫一樣攏緊了大衣,站在勉強遮掩雨滴的屋簷下,假裝雙手微微顫抖是因為不夠溫暖而笨拙地塞進口袋裡。

霧消散後留下的薄濕在掌心間,那種觸感讓他聯想起某些美好的時刻───雖是美好,卻有著無法捉摸的朦朧感。
他曾抓住那人汗濕的胳臂,調侃起對方脆弱的人類肉體,雖然被同樣的理由回敬一番,他仍想大肆展示自己已鍛鍊過的身材,如果那時真的有機會的話,而機會也不曾因下一秒那站在牆邊的男人給打斷的話,或者是,那人並未立刻轉移注意力而嘗試注視他眼裡的渴望的話......

當下他立刻消失在門後,拒絕繼續觀看那兩人幾乎每日固定進行的體能訓練。
也許他消失是為了尊敬那位高大的金髮男人,同時說服自己是為了忍住不去嘲笑那個傢伙的窘樣。
他怎敢再向前多跨一步?若多跨了那一步有可能毀掉三個人,他必將選擇退場。

然而,他仍等待著。等待很多無法言諭的事,或是,像現在這樣默默地等待著。
他知道那傢伙像個遊魂似地走進了墓園,任憑強勁雨水沖刷全身,沉重緩慢地,像是漫無目的那樣,實際上卻是靜靜地走向同一塊墓碑,眼神渙散,殊不知流淌在他臉上的除了冰冷的雨滴,還有滾燙的淚水。

他繼續等著,耐住性子不去通過那扇已開啟的偌大鐵門,不去注意門柱上那剝落的鐵鏽所流下的暗紅黏液,更不去在意逐漸增強的雨勢。
如果真有什麼能讓他清醒過來的,便是那熟悉的身影走出那裡,走出那輪迴般糾纏的世界。

然而脫離現實所耗費的時間太久了。
他甚至不用去瞄一眼手錶,也知道對面的墓園出入口那空曠的景色像是某種不安的象徵。
這陣子以來選擇默默在此等候,是為了不願意打破這巧妙的平衡,更不願意那人在最脆弱的時刻而疏於防範,然後他會保持一段距離跟隨著,以確保對方的安全。

他的思路忍不住翻攪起來,那雙攢在口袋裡的拳頭像蓄勢待發的熔岩,瞳孔則因為最令人恐懼的念頭而急劇擴大。
真正的危險並非皆來自於外在的。
未移動過腳步已整整有三個多小時的男人,此刻卻咬緊牙關好壓抑住咒罵自己的話語。

當他驚懼地穿越過人煙渺無的街道、在步伐愈加逼近鐵門無力輕抖的開啟之處時,這才從迷茫的雨霧裡隱約看見模糊的人影,正緩慢地走向自己。
想張嘴喊出點東西來,但又矛盾地硬生生閉了口。
Clint幾乎嚇出一身冷汗來。
因察覺而極端轉變,與徹頭徹尾的領悟,都讓他的胸口充滿了如爆炸般膨脹的情感。

「Clint,你為什麼在痛哭?」
今天首次聽到的話語,來自於外型更加狼狽的男人的口中,他身上還黏附著未能被雨水沖刷的污泥。

「我怕你受到傷害...」
「來不及了,我已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


他陪他走了一個下午。
豪雨未歇,天空陰暗如書中所描繪的末日情景,厚重雲層透不過任何日光。
這兩個人不撐傘也不著雨衣,任憑全身溼透。
等到黑髮男人開始搖搖欲墜、靠著斑駁牆壁低聲喘氣時,才終於結束這段漫無目的的路程。

在攙扶著體溫逐漸升高的男人走回宅邸的路上,Clint Barton沉默地不知如何自處,完全放空的腦袋讓他感到焦慮,甚至不願思考他將來該如何做,而這些對立的組織團體又將走上怎樣的歸途。

也許有假設,但也許沒有假設。
這個世界算是走向其中一種潰敗的巔峰,有更多的人們懂得以更清澈的角度來觀看目前的局面,儘管那局面是由某人生命的消逝所換來的,但他轉念一想,如果那人還活著,他們繼續對立並不斷衝突著,也許男人會仍舊保有自我......
但事件的前後,哪一個又不是他呢?又哪一個都是他呢?

Clint自私地兩相權衡著,決定現在的Tony stark是他絕不會放手的。
儘管他沒有特別寬大為懷的胸襟,但會試著用包容的態度和勸誘來做為踏腳石───所以,他說出近乎愚痴的話來,哪怕只有不明顯的程度,也要讓Tony別再沉溺於無盡的自責漩渦裡。

「...他之所以選擇與你對立,除了捍衛個人理念之外,同時也為了證明自己的愛有多麼深多麼盲目,無論是你的固執而矇蔽了判斷力、還是單純的衝動和外力的影響,」兩人都裸足著站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一路蜿蜒的水漬從門口處而來,「現在,你必須知道當我試圖解釋時必須承受多大的不甘願,也不能讓你繼續鑽牛角尖下去,聽清楚,你的本意從來都是好的,只是在這中間被干擾而用錯了方法......為了一泯恨意而槍殺了Captain America的是Red Skull那該死的操控,不是你,你一直以來都希望他是安全的,是吧?就像我現在想保護你的安全一樣,我甚至可以學習你的固執,完全不去在乎別人怎麼想。」

「但他還是死了...」
Tony故裝堅強的眼神迎視著Clint。
「那的確是。」
Clint微弱地笑了笑。他的雙手抓緊了對方的胳臂,感受那裡頭隱隱散發的熱度,然後讓右手掌慢慢地貼緊那張濕濡的臉龐,慢慢地來回搓著。
「嘿,Tony,」放柔了語調,「你發高燒了,需要休息,還有,脫掉這身溼透的衣服,去洗個熱水澡,然後我會找來你的專屬醫生,好嗎?」
「好。」Tony眨眼首肯,露出惆悵的戲謔笑容。

得到他的同意後,Clint知道自己該迅速俐落地一件一件褪去他身上的衣服,他應該那樣做,但胸腔內那增強的脈動逼他做出相反的事。
先是將那件吸飽了雨水的大衣提離Tony的雙肩,向後緩慢拉下,接著再用幾乎相同拖延的時間逐一解開領帶上衣內衣再到皮帶長褲內褲,所有的衣物全都凌亂地落在他們倆的腳邊。

Clint幾乎忍不住地用指腹輕輕地壓在那裸露的肌膚上,當移到那凹陷的鎖骨處時,Tony那幾乎黏在一起的雙唇艱難地開啟,「我想過,當我看著他的遺體時,很想要跟隨著他一起離開...」。
「不,」Clint的手指開始發抖,而這陣駭恐的抖意順著那十根指頭向身體深處傳去,「你絕不會那樣做的。」
「但我若不那樣想,我會瘋掉的。」
「我也會,聽著,我會先比你瘋掉。」


---------------------------------------------


過了整整一個禮拜的陰雨日,天氣終於放晴。
但剛下病榻的Tony得到了一封不屬於在世人的信封。
那是一封給他的信,一封來自於他那麼深愛的人的信。

Captain America的意志需要傳承下去,還有並幫助深陷於罪惡泥沼的Bucky。
簡單的兩個指示都比不上附在後頭的情緒化內容所帶來的震撼。
『原諒我,也請原諒你自己。我們的個性是如此的南轅北轍,甚至連行事方式也是這般,但我總是拒絕不了你帶來的吸引力,既神秘又乖僻。與你的對立除了我自身的意志,也是怕失去了你───我是說,如果不這樣做,好像無法得到你完整的注意力。
我們有更多的談判機會,但我愈想靠近卻離得更遠,相處的希望愈加渺茫,這簡直是一種冥冥中註定的懲罰,如果你能了解,我很想請你繼續愛著,但又不得不請你遺忘。』

Tony閱畢幾乎激動地將信紙揉成一團,痛楚襲來,幾乎讓他抱著胸並艱難地呼吸。
經過半小時的緩和之後,他決定遵照信上的請求而做。若是他不做,他只能像個糟糕的可悲傢伙不停自艾自憐著,而這也是Steve意識到來日而送出的唯一交代,僅僅是給他的。



『我誓死要射中你的心!』by醉茫茫的Clint


『我會接替他的位置,包含一切。』by...Bucky
 

最後來個突兀的小點心(大笑)
http://media.comicvine.com/uploads/1/11352/409396-83457-hawkeye_super.jp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