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下*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下*


Sherlock Holmes的拍攝進度並非完全按著劇情腳步走。
最先投入工作的演員自然是Robert Downey Jr.,甚至在前製準備時便提供了不少協助,由於他積極的參與讓大部分的劇組人員得以更深入認識這位明星人物。

導演Guy一開始樂見如此情況,當然,現在也是。
想當初還憂慮過Robert也許會和其他一線演員那般,視耍大牌如常事。
不過,這並不包含他可以容忍主力演員和美術部門小弟在休息時間裡......玩丟帽子遊戲。

「我不認為它會是符合你這年紀該做的事。」
Guy不以為然地抱胸,斜側著上半身靠在欄杆上。他瞪著Robert那凌亂的頭髮,微溼,像嚐過春雨後的熱帶草原。

「嗯...」故意擺出無可奈何的姿勢,「我不知道我這年紀該做什麼?」
但Guy只是安靜地露出微笑,凝視對方整整十秒鐘後才掉頭離去。
他知道在背對他們後Robert會毫無惡意地說些調侃的話,然後繼續玩點小遊戲好打發短暫的休息時間,他不介意,也許,他真的不介意是因為另有其事。

現在有個額外的攝影小組已經架設好器材,在另一邊的階台上。半小時前他囑咐工作人員將椅子擺在兩根白柱的背光處,好遮擋來自於對街上那一小群圍觀的路人。
SH的拍攝行程最近太過密集,沒機會讓Robert在下戲後好好弄個得獎的致詞影片,所以他們兩人一致決定,不如趁下午的空檔花點時間處理。

『關於得到Scream Award那SF類別最佳演員的事,雖然助理和頒獎單位已經告知,但Jon說他會上台代為領獎,』昨晚Robert坐在他房間內那張最大的沙發上,小啜了幾口現打果汁,『所以我們必須有個畫面...』

Guy說沒問題。之後他們半開玩笑似地討論了致詞內容該說些什麼,但結果全是天馬行空般的惡搞對話,一律無法採用。Robert說,也許你能入鏡一下,即興表演也好,Guy照樣回答,沒問題。
但接下來的對話卻讓Guy感到非常不是滋味。

如果他能好好釐清,絕對不會在未來發生了某件事上才理解那時的情感掙扎。不是針對同樣身為導演的Jon Favreau───半強迫地聽著Robert談起過往合作的點點滴滴與嘉言稱讚───那種趨近於對演員的所有權而感到吃味,而是他從Robert那片面的敘述裡嗅到一股不尋常的味道。
這導致他在那致詞短片裡出場時,正打著下馬威的如意算盤。
他會讓Jon後來站在台上發表感言並介紹時,從他與Robert的互動畫面裡看到當時也在他內心冒出的感受。

『Jon真的很有趣,我已迫不及待地等著Iron Man 2的開拍...』
Robert雙手向兩側伸展,靠放在沙發背上。
Guy應付似地回應了一聲,注視了對方很久,但被打量的對象依舊毫無所覺地仰頭閉眼小憩了一會兒,直到睡意突然襲來才驚醒。

他發現了Guy那近似著迷的眼神,卻沒特別放在心上。
『抱歉,我有點累,不小心就睡著了,』立刻站起身,為了自己的失態而露著尷尬的笑容,『雖然我們不太認真地討論明天拍攝的事,我想,隨興弄弄就好?』
『嗯。』Guy雙手交握,依舊保持同樣的姿勢,並未目視Robert走向門口的身影。
『晚安。』
『晚安。』
最後的道安聲硬生生地卡在Guy的牙縫間。如果他不曾壓抑的話,或許會拋下那麼一句話,"別忘了你現在拍攝的是我的Holmes,不是那該死的Iron Man。"

但是今早他醒來後,驚覺昨夜的輾轉反側在眼袋下遺留了明顯的證據。
為了梳洗並整理儀容而站在浴室裡那巨大的鏡子前,他有點迷茫地瞪著,過遠的視線落點,彷彿他目瞪的人不是他自己。某些徵兆的隱隱浮現已讓人難以掌控。

現在,Guy仍站在稍遠的角落,對著工作人員交代了些無關緊要的事,然後不時地抬頭觀察Robert的一舉一動。
為什麼始終無法移開視線、甚至是在不自覺的情況下都擺脫不了惦念的衝動?
但又無從解釋這所有的行為,所有的思想。他無奈地暗想著。

當攝影師前來提醒準備工作已完成時,今天完全沒有戲份的Jude Law恰巧出現在片場。
他穿著有別於拍戲時的咖啡色長大衣和時髦短靴,一派悠閒地從另一邊角落慢慢踱向Robert的所在位置。
Guy看著他們交頭接耳談話了一陣後,Jude轉身反倒向自己直直走來。

「嗨,」Jude毫不吝嗇地展現了那兩排潔白的牙齒,「果然Robert沒說錯,今天你的氣色真差,為此,我們決定晚上帶你好好去享樂。」
「你們的決定?」
「沒錯,這附近有家很棒的酒吧,那裡有頗負盛名的大舞池,先前我已跟他去過好幾回了......說真的,好好放鬆心情,跳個滿身大汗的舞絕對會有幫助。」

「什麼幫助?」Guy總覺得自己的雙眼快噴出火來。
「喝點調酒,別狂飲烈酒,保持頭腦清醒,聊一些好玩的事,然後跳下去轉一轉...」伸出大拇指向背後的某處比了比,「你一定要瞧瞧,那傢伙只要放開了就會做出令人大開眼界的行為。」
看著Jude像是在透露好玩的小秘密一樣地壓低音量,但又像是在獻寶似的,讓Guy一時語塞而感到不舒坦。

等著對面男人答覆時,這位演員只是單手叉腰,雙眼閃過一絲絲掙扎且不安的訊息。
「如果你沒心思去的話,也沒關係,我去跟Robert說一聲...」
「所以,你們還是會去?」
「當然,我們偶爾會一起外出舒緩心情。」
Guy忍不住帶著責備的眼神望向對方。站在導演的立場,的確有基本權力去管束演員在外的行為,但通常別危及電影的拍攝和傳出任何負面新聞,其他任何一切就不在管轄範圍內。
他熟知這一點,而Jude說的那些他所不知道的事完全沒有牴觸,偏偏那個不對勁的重點,竟是在於他毫不知情的這件事上。

「我會去。」
「喔...那很好。」Jude遲疑地笑了笑。
「時間?」Guy拿下戴著的帽子,蓋在自己的右手拳頭上,「還有,看來你們私下交好了那麼久,今天倒是反常地邀請我一同前往,請問這是誰的主意?」
「不是我的。至於約定時間,Robert也許會主動提出。」

雖然這兩人交談了不到五分鐘,但氣氛的緊繃似乎已達到了最高點。這箇中緣由甚至連他們都沒辦法立即摸透,那不是因為彼此都各懷鬼胎,也不是在刻意計較打量什麼,而是有某種危機以躲藏的面貌存在著,讓人整理不出任何頭緒來。
最後Jude認定導演的沉默是打算結束這短短的談話,便逕自道了聲再見又踏上原路離開。

Robert得知導演答應了這邀請,顯然很快樂。
他內心的情緒如此生動地表現在臉上,讓Guy感到疑惑滿足卻又隱含著輕微的怒意。
下午光線依舊充足,並無早上氣象預估的陰雨情況。
Susan主動告知拍攝時間到了,Guy點點頭,走上已妥善準備好的高台。當他一個階梯一個階梯往前踏時,Robert那已安穩坐在椅子上的背影越來越清晰。

他想起了昨夜他們一起想出的鬼點子,儘管它們太過誇張以致於不能採用,但現下卻腦袋一片空白,他說自己絕對會入鏡小小表演一下。或許,只要說幾句話就好了,別讓目前混亂的情緒逼迫他出現不理性的行為。
「我們要即興演出,擬稿這種東西根本沒用。」Robert轉過頭衝著他露出笑容。
「好,沒問題。」Guy僵硬地扯出笑容。

拍攝的時間很短,只需要剪接幾個鏡頭就好。當Susan充當化妝師替他假裝補妝時,惡作劇地在他耳朵上輕咬了一口───當然,這段必須要重拍───然後,待命一旁的Guy就覺得自己更加鬱悶了。
「...fucking movie star...」這句話惹得工作人員笑得無可遏止,但他知道這句脫口而出的話已是極限了。

他揚起了嘴角,但眼裡冷冷的。後來Robert手握著獎盃做出那隱含情色的動作時,竟讓人呼吸一窒、雙耳正在發燙。
他真的不知道,如果同性之間做些噁心猥褻的姿勢,只要別太超過,他會覺得有趣而且好玩,所以,他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當自己近距離地如同先前那樣盯著他,聽著他所有聲音時,那個觸碰到他心底深處的陌生情感究竟是什麼。

『你不應該在公開場所做這樣的表演...』他考慮要監視剪接師將這段移除,但現在他更有一把拎走Robert的衝動。
好吧,他的確做了,挺毫不留情的。


********************************


晚間依舊是Guy駕駛了自己所屬的休旅車。把車停在旅館門口後,向那兩人揮了揮手,他不需要指示就讓Robert走向副座。幫他開了車門,卻在他跨進車內時伸手攔阻。
「為什麼不是由你來開口邀請?」Guy一手撐在車門的內把手上,一手壓著對方的肩膀,小聲地在他臉側說話。
「嗯?」Robert抬頭,驚訝他有此一問,「今早你心情不好,我想大概是我說了什麼惹你不高興的話,幸好Jude過來,就請他向你提出......反正你們的交情也比較深。」

「沒這一回事...」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
「什麼?」
「不,沒事,上車吧。」
拍了拍他的後背,輕輕地推向車內。在為他關上車門後,準備繞過前頭走向駕駛座時,Guy沒注意到後座的Jude正送來一個短暫但意味深長的眼神。

在短短不到十五分鐘的車程內,Robert與Jude幾乎是聊開到快無視駕駛的程度,而Guy告訴自己別介意,並試圖把那複雜的心思移轉到緊握著方向盤的手指上。儘管指關節都已泛白。
突然間,他發覺自己不應該來的。
腦袋運轉的密集度幾乎到了快爆炸的地步。
『我原本可以把他留在旅館,像昨夜那樣,輕輕鬆鬆地聊天就好。』
但依照前一晚的情況,顯然他忽略了事實。

因為非假日,酒吧的來客量比平均值少了一些,這正好如了他們的意。儘管不介意大街小巷地到處跑,但那知名人物的身分仍舊會為他們帶來不少麻煩。
像剛才就發生了。他們特地遵照接待員的指示從後門進入,但一踏入室內進入包廂便被幾名年輕人纏上。

「Robert Downey Jr.!噢天啦真的是...」一名頭髮抓得像刺猬頭的高壯男人從門外側邊鑽進來,「我超愛你的Iron Man,超帥的,連我家老弟都......嘿,幫我簽個名好嗎?」
接待員來不及一把拉開這唐突闖入的傢伙,只好戰戰兢兢地杵在門口不敢移動。
Guy瞪眼看著年輕人站在Robert的前面,低下頭抓著他來不及抽開的胳膊,並要求對方拿筆在外套上簽名。

「喂,你放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別這樣嘛,簽一下就好...」年輕人假笑著,「我知道導演你才跟老婆離婚,脾氣要控制好喔。」
「你需要為你的無禮道歉。」Guy對著門口那懦弱的先生招手,要求保全人員前來處理。
「唉唷我又不是要故意觸你霉頭,沒了老婆大不了再找一個。」
「我想你應該沒聽懂我的意思,」用力扯去那隻粗魯的手,「你要道歉的對象是他。」

「Guy,不要緊,沒那麼嚴重。」Robert稍微甩了下剛被用力握住的手。看來是真的被抓到發疼了,讓他無法第一時間阻止他們的爭執。
隨後年輕人趕在被兩位全副武裝的保全人員強迫帶走之前,他高興地看著Robert在自己的發亮的皮衣上簽名,然後在Guy來不及察覺時突然按住Robert的肩膀,快速地在他的額前親了一下。
「Damn it!保全!」
這名大膽囂張的年輕人終於被光榮地一路拖走並扔到大街上。

剛好Jude兩手共端著三杯冰啤酒走進包廂,而他目睹的景象,就是Guy拿著潔白乾淨的手帕在Robert的額頭上使力揉著。
「怎麼了?流血了?」匆匆地將杯子放在桌上,Jude趕緊湊過去詳察。
「不,有細菌。」
「呃?」
Robert按捺不住地撲哧笑出聲來。

喝點啤酒只是開胃而已,不到半小時他們便轉移陣地,直接坐在吧臺前的高腳椅上,聽著動感十足的音樂,各自喝著鍾情的調酒。
這時舞池內已有不少對渾然忘我起舞的伴侶,當然也有大秀舞技的單身漢。

「有興趣嗎?」Jude挨近Robert的身邊,肩抵著肩。
「嗯...我忘不了上次發生的糗事。」
「可是,大家都玩得很盡興,你只不過不小心撞倒了人。」小小惡意地調侃著。
「在美國我很少上這種地方來,還無法習慣...如果被Susan知道的話。」
「我們不會瘋過頭的,起碼在導演的面前。」
Guy本來安靜地小口喝著酒,並保持同樣的姿勢注意聽著隔壁兩人的對話,現在則是不悅地向Jude送去譴責的眼神。

「嘿,別忘了此回的目的。」Robert一手拍拍Jude擺在桌上的手臂,然後轉身笑望另一邊已半側身的男人。
「如果你們指的是跳舞的話,我可以留在這邊看。」
「那這樣就沒用了,我邀請你來是希望你能擺脫任何不愉快。」
「我要是下去跳舞什麼的,才會真的不愉快...」
知道Robert欲張口反駁,Guy迅速伸出了食指暗示噤聲。
「我喜歡看人跳舞。」尤其是你。他閉上嘴巴,露出鼓勵性質的笑容。

注視他們兩個一起下了舞池,笑鬧著聊天,彷彿週遭投視而來的觀賞目光都不存在似的,也如同自己凝重的視線焦點都一起被忽略了。
背景音樂仍舊是迷幻的電子式樂風,似乎是直接出自於本地的電融樂團,節奏感強烈且厚重,光是聆聽就會讓人因為好奇而忍不住專注在節拍上。

Robert起先不是很熟稔地在人群裡繞轉,等到Jude特地走到面前引導時才慢慢放開。
握住酒杯的力道過重,迫使Guy回神過來。他的雙眼因為過份的專注而酸痛,他的思緒正緩慢地被腐蝕......
這是忌妒的酸味,所以,腐蝕,無法抑止。

幾分鐘後,也許有人提出有力的要求,音樂竟詭異地轉換為輕柔慢舞的樂風,讓在場的伴侶們得以舒緩急躁的舞步,讓他們的雙手獲得聯繫的機會,讓他們的身軀能夠幾乎零距離地緊貼著。
這是屬於情侶們心意交流的時刻。
但他們來不及退出,乾脆臨機應變以符合當下的情境。

Jude右手貼上Robert的手掌,抬高,另一手則環住他的腰,輕輕地將他往自己的身上拉近。
「為什麼我得用女方的姿勢?」
「你的情勢比我低,理所當然。」Jude斜揚起一邊嘴角。
「雖然只是玩玩,但我...」想要偷偷拉遠彼此的距離,但仍舊被察覺而作罷。
「我以為你很放得開,女士,」幾乎是要將臉頰貼上對方的,「反正我們現在都被困在狼群的正中間,不管從哪裡走出去都會妨礙到別人喲。」

聞言,Robert突然笑得很開心,不曉得是Jude惡搞似的稱呼,還是他後面的比喻。
最後他索性隨著這位假舞伴跳起節奏輕柔的慢舞。
溫馨柔情的氣氛正瀰漫著,昏暗但位置調整適當的光線成了催化劑,但這些都無法阻止Guy陡生的情感和負面念頭。

他丟下了酒杯,逕自往舞池快速步去,甚至不理會撞上任何人的風險,筆直地朝著那兩人邁進。
「女士,我是否有榮幸與你共舞?」
等到陰影投下,Jude才驚覺Guy已走來他們的身旁,並戲謔似地對Robert以古典腔調發出邀請,甚至擺手彎腰,像期待中意的淑女搭上手來的紳士一般。

Robert完全沒注意到他們兩人之間古怪的打量,多花了幾秒鐘看著煞有介事做出正經姿勢的Guy,然後,低聲笑出來。
「這也是我的榮幸。」換上變換腔調的拿手好戲,饒富興味地將手放在那懸空已久的手上。
接著他用眼神暗示Jude,再隨著Guy的引領往另一頭移動。

「你果然忍不住了。」Robert瞇眼笑著,「只坐著光喝酒是很無趣的。」
「我忍不住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麼?」
「噓,我們只要跳完這場舞就好。」

平日工作甚至是私底下,哪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直接觸碰對方?
像這樣緊緊地握住他的手,攬著他的腰,胸膛靠上胸膛,連臉頰幾乎都近到可以細聞他的氣息。
不只是這樣,還有他那一雙炯炯大眼。自己的面貌刻印在那上頭,宛如對方的世界裡只有他一個人似的。

能夠如此更進一步,讓人感到莫名的滿足。
但是,一來到這個關卡,人的慾望卻總是無上限地膨脹著。
在公開場所的佯裝親密表徵根本不夠,如果他能,他會想像他們兩人獨處,一邊搞懂那寄生已久的情感真面目,一邊順從地發展下去。
他們的軀體緊密相貼,但這樣仍無從紓解他內心的波濤洶湧......

「Guy...」Robert神色略顯緊張地叫喚著,「我們別跳了,好嗎?」
Guy苦笑著心想,他終於開口了。
適才的一連串想法就算無法沉澱,他也知道自己正鑄下的大錯。
他沒辦法鬆開他的雙手,當他們幾乎忘我地隨著音樂起舞時,貼靠著對方時所產生的摩擦已忠實顯示了生理反應。

他幾乎要為此感到絕望,沮喪,但卻寧願不顧一切。
「Robert,別逃避這一切。」


********************************


他決定要順從慾望,有時,他無法接受任何失敗。
所以,他擅自將Robert拉離開始喧鬧的舞池後,闖進另一邊顧客禁止的走廊上,幾盞從天花板上垂掛下來的藝術燈,像是帶著香味的盛開花朵。
然後開啟了第一道沒上鎖的門,把他往內室帶去,用強勢過人的力氣將他牢牢地釘在牆上。

「給我一個吻就好。」
Guy正在自欺欺人,那不僅僅是一個吻,而是綿密悠長到幾乎停不下來的吻。
他雙手捧著Robert的臉頰,像是追討一樣地吻著他,撬開那想要緊閉的齒列好讓舌頭探入深處。

而他過度的沉迷,甚至都忘了Robert是否有掙扎過。
但他知道他曾呻吟出聲,因為他聽見了,把那聲音留在心裡,那像塊擊入水池中央的小石子,所造成的連鎖效應讓他捨不得結束的長吻而後跨越了界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