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3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中*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中*
 

待在Manchester的末幾天早上,劇組人員在大廳等候時傳遞著當日報紙。
好不容易等到導演跟隨行助理到場,最後一個將報紙拿在手上的人匆忙地把整捆丟進身後的垃圾筒。
但導演只是隨口說了聲,「別在意,我都不想在意了,你們就大方討論吧。」

等那群人一窩蜂地離開大廳後,Guy仍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不動。從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按進通訊錄裡依序排列的群組,因為發覺自己將那個人另設了獨特的分類───單一群組,只有一個號碼───讓他不禁訝然失笑。
如果這有什麼涵義的話,便是它目前完全不含有任何涵義。

壓下通話鍵,在等待機械聲消失的幾秒內,他揮手要助理先前往拍攝片場。
這一天沒有主角的戲份,但這傢伙卻特地一大早醒來和Jimmy去附近的公園慢跑,算算時間差不多也該回來了。他想,或許可以邀他在工作場所相陪,就算是漫不經心地談點話或是互相切磋也好,關於劇本的改進與更動等等那些乏味的事情。
接下來,他們還能一起享用午餐。今天,所有人不用再對一成不變的外賣而愁眉苦臉,Guy在三天前已預約好距片場四哩外遠的高級餐廳。

『當然沒問題。』Robert開朗回覆的嗓聲就壓在他的耳旁。
「那麼,現在你應該在走回來的路上?」左手放入褲頭口袋,緊靠在牆面上的後背不知怎麼地正微微發疼,但Guy只是下意識地讓耳朵更挨近手機。
『剩兩個街口。』
「我等你。」

而他的確等到對方先切斷通話才將手機收好。
外頭的天氣狀況格外晴朗,氣溫也比昨日高上兩三度,但這些好狀況並未掃除他心中的鬱悶感。
國內外媒體對他與Madonna離異的新聞從沒少報導過,當然這也反映在扭曲事實的字裡行間。他的確不汲汲營營於另一半那極為可觀的贍養費,好吧,身為男人,自尊心總能輕而易舉地讓人對此釋懷,他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財產,但他更想要兩個孩子的撫養權。

昨夜和Robert的談話幾乎是要深入他最空虛的心靈角落。
那男人以最公正的立足點談論他這失敗的婚姻,同時也給了他最堅定的自信。
在爭取撫養權方面,毫無疑問的,他會贏得最後的法院判決。
一連串高低起伏的長談最後則導向於對方的私生活,Guy竟覺得那些完全不瑣碎,他喜歡聆聽也許是因為自己獲得了信任。
他喜歡他在談論兒子Indio時那種引以為豪的滿足表情,像是才不到15歲便在身高上領先超越這樣的芝麻小事上。

但是,當他們放鬆且舒服地坐在長沙發上,偶爾會肩併肩地接觸彼此溫熱的軀體,有時彎身從茶几上端起玻璃杯輕啜一口加了冰塊的威士忌,或是開玩笑地把雙腳放到桌面上去踢弄對方為樂,彷彿他們已經是熟識了十幾年的老朋友一樣,像如此再日常不過的互動行為,卻只是在入睡前讓他產生古怪的錯覺。
其中還摻雜了些緊繃感。不甚明確的疑慮,會在他的腦後某處不停打轉。

他不確定這種模糊的感覺該不該歸屬於負面情緒,他不確定自己老是注意或觀察某人的行為是否落在正常範圍內,如果表面上看起來,那是因為對方原本只是個時有所聞的陌生人,有高知名度、有天份才能、有突破風風雨雨而再度崛起的勇氣的人。
就像他現在腦袋裡仍停止不了地思索著對方的事。他應該感到困擾才是,而真正該困擾的,竟是他一點也不困擾自己可以一直想著那個男人的事。

「...我不介意你正想著幾個小時後的美食大餐,」等到Guy雙眼突然聚焦後,驚見剛才思緒裡繞轉的傢伙正湊上臉來,「還是你因為等我等到肚子餓了?」
「...不。」Guy來不及掩藏驚魂未定的模樣,只好以過分簡短的答覆不讓情緒洩漏更多。
「好吧,現在,我是要搭乘你的車?」
Robert露出輕鬆的笑容。但Guy只能硬生生地點頭,好像他的脖子失去了該有的活動關節。


********************************


Jimmy因為家裡有事,必須提前回去美國處理。Robert爽快地允諾並陪著他到機場送行,不知道為什麼,Guy也跟著去了,回程途中大略向他提了已指派另一位合適的代理助理的事。
Robert很訝異,因為這位向來不多言的導演的口氣像是處理家常事,儘管這種小事並不需要由他親自出馬。

「總要有人接送,是吧?」
「我可以自己開車...」
「然後準時到達?不,你不行,這裡可不是你的老家,而且,你該了解助理的職責所在。」
「但除了Jimmy之外,我...」
「如果你是擔心這攸關私人生活的話,我會考慮撤換Mark Crowley。」

Robert扳起臉瞪向Guy的側臉。他的表情除了不悅疑惑還有莫名的掙扎。
「那個Mark...要是我沒記錯的話,是那位留著小平頭的先生,他只是司機吧?你不能隨便就增加別人的工作量,現在又要隨便奪走他的工作。」
「我沒那個意思。」
「我相信你有,而且你正在給我選擇,兩個殘酷的選擇。」
「那麼,你不認為我們還有第三個?」

忍不住舉起右手在臉頰上輕輕摩娑著的Robert,讓Guy偷偷用眼角餘光去注意時,感到不明所以的勝利感,還有,得要很久以後他才敢確認的,支配欲。
「真要說第三個的話,是打算再找另一個人?」
「也不是,」這時Guy才轉頭正視對方,「Lewis對付我們兩個絕對綽綽有餘。」

在回程上,Robert除了起初瞪大雙眼以表示對這種結果的反應之外,便只是陷入個人冥思之中。不管如何,卻輪到Guy處於輕微震盪的狀態中,他以為Robert對Jimmy的捨不得足以讓他排除其他貼身人選。
『...我不想讓別人發現我有裸睡的習慣。』Robert心想。好吧,這的確是讓人難以啟齒的理由。


********************************


開拍初期有一場Homles從二樓高的平台躍下的鏡頭,正常的程序安排當然是找來身型相當連髮型也相似的特技演員,讓他替代本尊上場完成此具有危險之虞的動作戲。
首先,這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問題就出在主角演員身上。身為導演,絕對是負有確保演員人身安全的重責大任,尤其是當你執導的電影中至少有一位明星演員,那個重擔就愈顯沉重。

OK,現在Guy的這場新戲起碼有五位明星演員,而擔任主角的無可厚非地是來自於Hollywood的明星人物。第一場吊鋼絲的跳躍戲,好說歹說都讓主角閃到一邊安全地觀察著,而導演還得提心吊膽地待在身邊,那時他還想著,是不是沒人守在一旁,這傢伙就會躍躍欲試然後親自下場?
當時他們已平安逃過劫難───暗自慶幸這位演員臨時打退堂鼓是最理性的做法───殊不知他是為了下一場更有挑戰性的動作場面而蓄勢待發著。

當眾人依舊在各自所屬的崗位上忙碌時,再度接獲Madonna相關新聞只是讓Guy更加沉悶。
他根本不在意即將成為前妻的女人所鬧出來的緋聞,也不在意外界如何揣測兩人的財產與贍養費的分配問題,只是這次新聞的內容仍不斷炒作他與其他女星之間的互動。
一個真實的卻不足以為提的無聊故事,理所當然地又發展成好幾種加油添醋的版本。
他承認在先前情感過度空白時期裡,很容易抵抗不了誘惑,甚至樂意與美貌女人有更親暱的舉動,但娛樂媒體記者大都不介意任何人的心路歷程,就像他們不需要考慮那些人的心境問題,然後大喇喇地抓起一把鏟子奮力向水泥地上挖掘。

在這圈子裡混了如此久,有誰會去真正擔憂牽扯到自身的不實新聞,尤其是自己已學會了麻痺對待後,而同行之間就算覺得有趣拿出來說說之外,也沒多少人會真的放在心上。
沒錯,Guy直覺自己不應該為此擔憂。
然而在慶幸說動了Robert放棄嘗試危險舉動之後,又訥訥地看見工作人員傳閱八卦新聞滿天的報紙、而緋聞中的女主角正好離開,現下又得面對製片人Susan正陪伴在丈夫的身邊,搞得自己只能坐得遠遠的,像個被拋棄的小孩一樣。

舉起腳翹著二郎腿的Guy完全忽略了大腿上擺著的劇本,用發呆來佯裝思考。
「Boss,這是你的咖啡。」
「嗯。」他指了指小圓桌的方向。等Lewis走遠後,看了一眼其實並不屬於他的熱飲。
這時才發現今天一早助理好心放在桌下的吉他。
從木盒裡小心拿出,在毫無頭緒之下,Guy先隨意撥了幾下弦,反正只是打發時間,他放棄拿出撥片然後慢慢地彈奏著不成調的曲子。

音樂斷斷續續地傳出,雖還構不成惱人的噪音,但也吸引了Robert的注意力。
他起身在Susan的臉頰上落下輕吻,在她耳邊低喃了幾句,才慢條斯理地從廣場的另一側走來。
低頭彈奏著的Guy等到發現來人的影子才停罷。

「這杯是我的?」
「嗯。」將吉他從身上拿開,「你是來提醒我的?」
「提醒什麼?」
「這個,很難聽,還是很吵?」Guy對著吉他點了點下巴。
「都不是,」Robert拉來一張椅子,放在對面,坐下,順便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這怎麼可能呢?我是說...應該要稱讚幾句才是。」
「感謝抬舉。」

午後陽光感覺有些懶散。如果景色加上週遭環境帶出來的氣氛,可以用懶洋洋這種詞來形容的話,同時也能放在這兩人身上。
今天的行程進度其實已超越了,不得不讓整個工作團隊的步調閒置下來。你可以在這復古味十足的廣場內四處走動找人交談,可以不用看導演的臉色去做自己的事,當然,你不能靠近圍場用的柵欄,去跟那些鎮守在那裡的閒雜人等討論合約上限制的電影內幕。

「嘿,你不是跟Kelly Reilly...?」
「...是的,不過我們已經分了。」
「這樣子...好嗎?嗯,我是說...」
「沒關係,只是逢場做戲罷了,」Guy深深望進Robert的眼裡,突然間有點不知所措,「真的,我和她彼此只是玩玩而已,反正她從沒介意過。」
回覆後才想起對方有著忠實的婚姻,而自己也準備要簽下離婚協議書。他擔心對方的眼光和想法。
「好吧,但我希望你打起精神來。」Robert送出一個安心的微笑,並附加親暱的拍肩動作。

有一條看不見的細繩仍在緊繃著拉長。
Guy對於他那些鼓勵的行為根本說不出話來,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手正緊握起拳頭。
當拍戲進度仍正常進行時,他只是站著做好自己該做的事,要不然就是坐在椅子上,以一種不夠近的距離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宛如被人下了蠱,著了魔。
他壓抑下搖頭嘆氣的衝動,然後對那些正在心底深處翻滾的浪潮感到陌生畏懼。
儘管無法理解自己為何對同樣身為男性的Robert懷有無法遏止的情結,但越要試著抽絲剝繭就越讓他面對空前的孤獨。


********************************


在挑戰高樓跳躍戲份之前,Holmes得先面臨被七呎高的壯碩配角激烈追逐的險境。這是Guy想要拍攝的Sherlock Holmes,屬於他自己獨特風格的,所以,動作場面不但是必備又必須是精采可期的。
對此,他自然已有了萬分準備,事前工作與演員的走位套招等之類都經過了精密設計。

在熟練的排演之後,追逐鏡頭終於順利完成。
但現在導演和製片人正要受到考驗。第一道難題,原先認為經過交涉而達成共識的某個約定即將失效。
「現在並不是我想,而是我要做。」
Robert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面對Guy堅決地表達立場和意圖。

「你這種態度,」他雙手抱胸,刻意裝出某種不以為然的態度,「就算我說不,你也會抵死不從囉?」
「就另一個角度來說,差不多是那樣。」
「那麼...」Guy擠眉弄眼了一會兒,拉長了尾音,「所以你打算,要每個人必須擔憂地看著有可能受傷或送命的你從那個地方跳下來?」
「噢,沒那麼嚴重,這種事我以前能做得很好,從沒有出事過,這一次也沒問題。」
「我們的經費並不需要因為這鏡頭而省下來。」
「這根本不是費用的問題,相信我,Guy,我覺得這很有趣,很值得嘗試...」

他發現他們雖躲在片場角落討論這樣的事,但已有不少工作人員假借搬運器具從他們身邊經過,好偷聽一些對話出來,或是討論結果。
Guy故意發出唉聲嘆氣的聲響,雙手平舉起來做出推向對方的動作,像是...無奈的投降。

「好吧,」忍不住輕搔了後腦杓,「但你絕對不能嫌麻煩,關於那些安全措施,我們會不停地測試還有執行每個步驟。」
「沒問題。」
「嗯?我覺得你剛剛遲疑了一會兒?」
「...是嗎?Guy,你實在是擔心過度了,不過是從那個地方跳下來而已,又不是NASA準備在佛羅里達的哪個地方發射太空梭、然後必須每個環節都要重覆關照。」

「哈!」Guy大笑了一聲,舉起食指戳了戳Robert的肩膀,「聽你這樣說,我才真的擔心。」
「好吧,我承認自己不該如此無所謂...」
Robert伸出兩手抵在對方的肩膀上,稍稍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好讓自己附在他的耳旁低聲說話。

Guy知道當時他的氣息吹拂在頸部肌膚上,溫熱且甜膩,一等到他說完離開後,冷空氣再度襲來,才驚覺剛剛竟稍微失神了。
他無法不震驚那幾秒的失常正意味著什麼,儘管潛意識裡已發出微弱的警示,而表面上正極力掩蓋並不願去正視這種...這種情愫的滋生。

「我們可以去狂歡一下,試著擺脫Lewis看看...」Robert瞇眼微笑,「對了,Jude會跟我們同車。」
想到可以作弄一下Lewis好像還挺好玩的,但甭想讓這傢伙跟Jude一起坐在後座,「好,我開車,如果你想認識一下路的話,別又坐到後頭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