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2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上*

Gloom【Guy Ritchie/Robert Downey Jr.】*上*


他很不快樂。
當他觸碰到情感底線時,總會有種被溺斃的感覺。
但他掩飾得很好,非常的好,一如他是如此擅長導演的工作而不是身為演員時,那些蠢蠢欲動的東西可以被完美且隱密地藏匿著。

但快樂的時候仍舊壓制了大半時間。
讓他無法去思考其他時間內,不快樂的感覺是怎樣的滋味。
像走在幾百呎高的鋼索上,他可以直視眼前的盡頭處───那裡是個多麼安全又溫暖的地方───而不會去看腳下那危險的高度。

那一天他們相談甚歡。
用這種說法儘管無聊透頂,但娛樂媒體還是很高興牙縫可以塞滿,至於其中的細節,還是留待當事人自行封存。

他慢慢地握住對方主動探詢的手,晃了幾下,被他機伶的幽默言詞逗樂,雖然不是很明顯地表現在臉上,可是心裡頭早已知道,未來的這幾個月他們將合作無間,甚至發展出絕佳的默契和夥伴關係,他相信,也確認這將是對方所感受的。

未正式開拍Sherlock Holmes前,他們和製片人員已走訪過UK主要拍攝場景的地點。
他不清楚他如此的謹慎是否與演員敬業有關,或許只是想趁勢與身為製片人的Susan四處遊玩。
這一對夫妻正如先前傳聞所言,恩愛甜蜜且如膠似漆,如果身邊有這般夫妻存在,他絕對會忍不住多下點心思來注意。而這關注的程度,似乎正與他和Madonna之間的嫌隙呈現對比成長。

再回到更早之前洽談合作Sherlock Holmes的幕後決策。
到目前為止,Guy真正執導過的電影還未超出十部以上,他有野心有見地,但並非強出頭地隨意接片,家庭的羈絆也是其中因素之一,甚至當這私人因素成了擾亂自己人生的主要來源時,他會從那狹窄的圓圈內跨出腳來,去認真從事能發展自身才能的工作。
然後有人雙手奉上這罕見的古典偵探類題材,它看起來既新鮮又極具衍展性,所以Guy默想著,他能灌注屬於獨具風格的個人特色,除了創造話題之外,也許能從中獲得一直以來追求的突破進步。

等到有了初步劇本及構想之後,接下來就是重要的選角過程。Reg提出的主角人選不少,因為此片並非直接改編於Conan Doyle原作筆下那原汁原味的Holmes,而是經過漫畫改編揉造後的人物,讓他們擁有更寬廣的選角空間(或是更寬鬆的條件)來剔除揀選真正適合的人選。

當初忘了是誰將Robert Downey Jr.的名字填在上頭,以致於當他們終於討論到這位演員時,每個人臉上那種錯愕之情也從未被誤認過,畢竟剛起步的規劃中是預期的三十出頭的年輕演員。
Guy捏了捏手上的筆,微笑地吐出一句話,"...似乎年紀大了點。",Reg則是搔了搔下巴,假裝自己不予置評。但他們明白彼此內心已產生了動搖,輕微的,基於商業利益的立場,如果能讓這位翻紅並聲名大噪的演技派演員來擔任此一重要角色,又有何不可?誰也不會有任何損失的。

經過一連串繁瑣的討論,似乎時間的堆疊更加堅定了他們挑選這位演員的決心。
Guy承認自己是鬆了一口氣,當然也沒壓下過要好好見識對方的衝動───他遠在英國這長期定居的國家,對於好萊塢那五光十色又糜爛得多采多姿的娛樂圈,很少改變那典型的看法───當然,基於地理位置,他怎樣也沒辦法融入那個環境甚至是習於打交道。

如果...他蹙眉思忖著,如果當初能壓抑下一點點的好奇心,能排除其他人更多看好的心態,能控制自己期待意氣煥發的未來遠景,是不是可以錯過與那個人的命運交集?而這一切就像是鏽蝕的齒輪,喀答喀答地艱困運轉著。


********************************


開拍初期在London的Ludgate Hill時,Guy趁著佈景人員需花上兩個多小時打理好現場的空檔,帶了副導Matthew、場記小弟和主要攝影師Philippe去走訪聖保羅教堂(St. Paul's Cathedral),至於隨行的演員明星,只有Robert和Kelly Reilly。

對Guy來說,London的城市風景街坊角落自然是熟稔親切的,連走在他身旁的Kelly也只是靜靜地觀賞著,偶爾會開口提點小問題。但對於來自美國的Robert來說,異國風情那一丁點的浪漫古典都能讓他瞠目結舌,甚至會以誇張的肢體語言來表達內心的激動之情。

「Robert,你看起來真興奮,好像...好像...」跟在後頭的Matthew吶吶地說著。
「...好像野外體驗營的青少年?是的,我的確是。」
仍穿著精心打扮卻刻意邋遢的戲服的Robert轉頭微笑,然後交叉手臂,像是想起了什麼,等著Matthew跟上來。

「怎麼了?」雖說在電影界內打滾了有十幾年,但被這樣一位比自己年輕卻富有名氣的演員勾肩挨近,他仍是不免讓緊張戒慎的情緒浮上臉龐。
「當一下我的嚮導吧?十分鐘。」
「欸?這裡我只來過一次,已經是六、七年以前的事了,而且還是因為工作的緣故。」
「好吧,我想你協助過The Bank Job,甚至都用你的姓當街名了...」
「這種說法簡直是本末倒置。」Matthew忍不住大笑,跟在一旁的Philippe還假裝搖了搖頭。

「但是,我很想知道那些東西,就算只有基本常識也...」Robert停下來無辜地撇撇嘴,伸出手指點了點週遭。他們已經過了側邊的綠蔭小路,來到寬敞的主線道路,不用抬頭看也能遠遠見到那巴洛克風格建築,兩端的尖塔在蔚藍天空下顯得格外直聳。

「今天不是週日,就沒有彌撒,但我們可以在週邊繞一圈。」
突兀的回應讓Robert轉身去尋找來源,這才發現到Guy已走在他的左後方。
「無法進去?」
「還是能進去,只是那個做禮拜的主堂可能沒開放。」
Guy多跨了幾步,與他們保持同樣的速度並肩走著。
「真糟糕,我忘了帶相機...」放開原本勾著Matthew的手,Robert靠近Guy等著他多說些什麼。

「想要上去那個圓頂瞧瞧嗎?」
「我很想,但那個高度...」
「你擔心的沒錯,大概要爬上五百多個階梯。」
Robert又停下腳步,似乎正在打量什麼。
Guy停在兩步遠的前方,安靜地注意著這位在新片裡挑大樑的演員───因為認識得不夠深,所以他總認為得在工作相處時間內好好培養起相當程度的情誼,當然,相對於Kelly這位女演員,就不需要投入多餘的關注,他與Madonna的情感破裂所造成的傷害頗重,但這不是指精神上真正的受損,而是來自於外界的壓力,偏偏這造就了他轉移情感的動機之一,同時也是他與Kelly起步得太快然後趨於平淡也快的原因。

「不行,今天的行程表沒辦法讓我這樣做。」Robert怏怏不樂地輕搓著下巴。
「如果你擔心的話,這一個禮拜整個劇組都會在這裡,或許後天就有機會了,我會帶你來參觀的。」
事後,Guy頗為訝異當時自己回覆的速度,像是急著要安撫Robert一樣。他何必說出任何一句類似討好對方的話呢?但當時未能意識到的後果,便是成為之後Kelly調侃的把柄。

「後天?雖然沒有我的戲份,但有好幾場動作戲要拍攝,我想你大概抽不出身吧?」
「那不要緊...」Guy笑著看了眼Matthew,「那些都是副導要做的,拿手戲,是吧?」
突然被指名的Matthew只好瞪大一雙眼,勉強點點頭回應。

「太好了,我會問問Susan有沒有意願一道來逛。」
幾乎是完全置身於事外的Kelly倒是眼尖地注意到Guy前後轉變的表情。
那種輕微沮喪的感覺簡直是在玩接龍遊戲一般,從Matthew那裡傳遞到Guy身上了。


********************************


前一晚找人送出通告給Jude Law後,Guy發覺自己的腦袋總忍不住想起Robert的事。
他們那一趟聖保羅教堂之遊很盡興,但不如他所想像中的───因為老是覺得自己像個該死的第三者一樣,試圖在不妨礙那一對夫婦說笑的前提下,還得要盡好介紹和解決疑難雜症的責任。

那真的很艱難。
有太多的心思花費在不恰當的地方上,幾乎是要耗盡了他的精神。
好吧,或許沒那麼誇張。
但是,一等到Guy現在又要處理他與Madonna的離婚協議和後續處理事項時,才想起那段彷彿與現實偏離的時光。

幸好和Kelly那萍水相逢的曖昧情感還不會讓他感到困擾。
畢竟,真正讓他感到困擾的,是以為自己的淡泊其實是掩蓋內心多情的同時,對不同女人的示好,是不是真的意味著他只想擺脫孤獨的糾纏?

朋友老是說他外表看來很冷淡,而且不易親近,偏偏這種說法也能使用在工作層面上。
看似不具任何野心與衝勁,但情況並非如此,就像是他不可能做出為情衝動的舉止,實際上是因為那個對象還未出現在他的世界裡。

在猛然發覺之前,那段醞釀期足夠讓他羞愧自己的所言所行。
他的過度深沉將外表掩飾得極為完美,對表裡不一且反向操作的行為,更對比襯出他實際的幼稚程度。
而讓他省悟過來的,則是他愛上了Robert Downey Jr.的這件事上。


********************************


劇組人員浩浩蕩蕩地在Manchester近郊區的四星級飯店下榻。
至於誰負責安排了房間,Guy根本沒記得,但他很樂意與Robert比鄰而居,就算Susan偶爾來住上幾天還不算破壞了興致。會提到這其中一位製片人,好歹也是之後能讓Guy加速理解自身情感的催因之一。

他不清楚Jude Law先前是否與Robert真正打過照面,除了那次盛大的記者會,但卻很肯定他們一定很合得來,一如這兩個人都具有到處都吃得開的明朗個性。
一思及此,Guy不免感到一陣吃味的惱怒。
然後等到他再攤開桌上的房間配置圖時,發現Jude的房間竟然在Robert的另一邊,才真正意會到剛才不悅的對象到底是哪一位。

同樣身為英國人,Jude自然是他這個圈內的朋友,一起參加頒獎典禮、宴會或是跑pub總是會慢慢熟稔起來。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不過,若是他與遠從美國而來的工作夥伴也能相處得很好的話,Guy玩笑似地譏誚想著,那麼,自己就會是Jude很難相處的人了。
基於這點,當時還不能妄下判斷,因為很久以後,他們很有可能成為對彼此吐苦水的良伴。

在Manchester的第二場戲必須在一大早七點前準備妥當。
當Guy從電梯一走出來便遠遠聽見Robert的聲音,雖不是很有活力,但精神十足。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揚起嘴角。他知道昨晚Robert還跟助理Jimmy抱怨過無法早起,結果他們還是聊天到深夜兩三點才離開。

他們正倚在接待大廳的櫃檯旁假裝低聲談話,等聽見電梯的提示音響起後,一起轉身向Guy道了聲早安。看來Robert和隨身助理是屬於最早起的那一批。
Guy與演員們並不同車,但他還是想等候全員到齊。當他手提私人物品和少量攝影器具正要走向門口時,Jude Law正好從另一邊側門快步走來,僅向他禮貌性質地揮了揮手,仍未減腳下速度地往櫃檯方向移動。

「嗨,早安啊!」
「早安,」回應的對象刻意挑起右眉,「你覺得把那種東西拿在手上,然後出現在公共場所......是正常的嗎?」
「別這樣,我只是要趕緊把東西交還而已。」
Jude惡作劇地將手中物品舉起來,好像還怕沒有人會看見似的,故意揮動了一下。
「噢!夠了,你不在意旅館外那些敬業的攝影師,但我可在意。」
「好啦,」刻意轉身背對門口的同時順便將東西塞入Robert的手中,「這已經洗過了,對了,如果下次你又跟自己的助理搶浴室時,隨時歡迎你上我的房間來,但是,要記得把自己的隨身衣物帶走。」
「遵命。」Robert笑嘻嘻地作了個簡單的舉手禮。

不管如何,在外頭守株待兔的敬業攝影師自然是錯過了可以誇示渲染的畫面,但同時更不好過的還有另一個人。
Guy清楚自己的眼睛都快瞪得迸出來了。
儘管房間相鄰,但身為導演的他未能完全放下身段去融入他們的後果,便是就此失去了親近他的機會。

關於這件讓人感到懊惱的事,連他都上了車驅往拍片現場還在腦袋裡糾結著。
甚至中途因為在號誌燈禁止通行下兩台車並排時,隔著半透明的車窗,他必須坐立不安地看著隔壁那兩位靠肩談話的親暱模樣。

當天接近中午時段,嗜喝咖啡的Robert繼續接下Jimmy遞來的第四杯。
氣溫稍低,演員們仍舊穿著厚重的戲服外套,四處走動打發休息時間。
Guy只是坐在隨意搭好的棚子內假裝翻著劇本。
在與場記和服裝設計師討論細節的同時,他會不著聲色地注意Robert的一舉一動。

有位飾演警衛的金髮旁分頭高瘦男子正向主角展示他那完美的鬍子,好像還嫌Robert只是靠上前去端詳還不夠似的,竟乾脆一把抓住他另一隻沒拿著咖啡的手,往自己的鬍子上碰觸。
被這個舉動嚇到的Robert一不小將杯蓋沒扣緊的咖啡潑灑到衣服上。

場記正好把備忘錄翻到下一頁,準備說明另一道該注意的事項時,Guy的猛然起身造成了一場小混亂───反正就是弄倒了脆弱的椅子,外加場記手中的筆記本...對了,在他身前還有張迷你的三腳桌,桌上則是放了點三明治披薩可樂之類的食物。
然後,這看來有點怒氣沖沖的肇事者絲毫未察覺剛造成的小禍端,只是筆直地往先前目光所及的地點快速步去。

這小小的幕後混亂,場記則是怪罪自己不該沒注意到導演心情不佳,卻硬要提些鑽牛角尖的細節;服裝設計師則以為自己故意搞笑要弄些現代化的東西,而惹惱了心情真的不佳的導演;至於罪魁禍首的那位配角,他以為導演不高興是因為弄髒了主角的戲服。

「喂,你!要開玩笑也該適可而止!」
Guy用力撥開正急欲用手帕擦拭對方衣服上的兩隻手,而那兩隻手的主人立即羞愧地停下手,接著在導演的指示下趕緊抽身離開。

「這又不礙事...」Robert繼續拿著乾淨的手帕去吸附殘留的液體,「你看,幸好這件大衣的顏色還挺相近的,下午的戲份應該還熬得過去。」
「我們還要趕四個場景,你覺得行嗎?」
「沒有問題,雖然會留下咖啡的味道,」做最後一次擦拭時,「不過衣領這裡...嗯,我想外套應該蓋得住。」
「但我可不保證,也許我該讓Clare再去準備一件來?」
「不用,這樣太麻煩了,Clare已經忙了大半天。」

「你喝的是熱咖啡。」
「嗯?」Robert發出疑問是因為這沒頭沒腦的話,而不是Guy如何知道他正在喝的是熱騰騰的咖啡。
「所以,你確定沒被潑到燙傷?」
「沒有,如果有的話,現在我會大叫。」但Guy的表情讓他發覺這是個很正經嚴肅的問題,無奈之餘,他抬起雙手故裝投降姿態,「還是你要靠近確認?」

「我需要確保...」
然後Guy伸出手固定Robert的上半身。
他彎身去嗅聞那沾在衣領上的咖啡漬。顯然,那個污漬並不會達到任何破壞外觀的邪惡意圖,就算有味道飄散而出。

等到他終於理解這舉動會帶來怎樣的誤解之前,他的雙手的確是輕輕地扶著Robert的頸子和另一邊稍微下方的頸窩處,甚至還因為聞出了屬於他的味道而心蕩神馳了幾秒鐘。
對了,還有在他肯抬起頭離開那人體溫暖時,注意到Robert的臉從側邊下方看上去的角度,非常的,非常的性感。

「Guy,怎樣?我說沒問題就是沒問題吧?」
「......」他偷偷憋住呼吸,再慢慢放開。現在他終於察覺適才的舉止好像不太正當。
「哈囉,你是不是聞到不該聞的味道,結果...」Robert拉起左邊的衣領湊近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沒料到這意外的接續動作,剛好讓他與正要抬起頭的Guy的鼻子碰了正著。

最後,這位主力演員的衣服外觀沒事、連身體也沒被燙傷的情況下,反倒是鼻子紅通通了好幾分鐘。Guy為了盡好賠罪的責任,吆喝了場記小弟趕緊送來熱燙的現調咖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