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Downey Jr. 私愛

關於部落格
  • 43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u belong to me*下*《Clint/Tony》


略提6/27到6/28的快樂場聚吧───總而言之,電影團沒奔成,而我還很丟臉地小小感冒了一下,整顆頭發著疼,其實25日那天就微恙了。當然很高興那晚一群人擠在我小小的房間裡看起了Alien 1-3,而我卻在床上角落睡得很死...orz
幸好隔日有人跟成了ST大直IMAX行。
後來的這幾天做了其他不相干的事,同時妄想找到更多小蘿蔔美照。
所以今天下午看完電影回來後,決定要小小填坑一下,不過因為忘了原先越滾越大的設定,結果變成了迷你鄉土劇......
反正,有填有保佑,算是暫時了卻一樁憾事XD

 

You belong to me*下*《Clint/Tony》

 

腦後方嘈雜聲音嚷嚷,碎落的記憶片段都化成尖銳的玻璃,宛如透明的鋒利匕首一遍又一遍地抵壓在神經線上,讓人不由自主地抽搐抖動。
Tony掙扎著想從無邊無際的深淵裡清醒。
但那裡卻是闇黑一片。

體內的熱度逐漸升高,被汗水浸濕的眼睫毛在朦朧的燈光下發顫,嘴裡正發出細微的喘息聲。他因難熬如此的苦痛而向後拱起了身軀,往兩側扯緊了床單的手臂上有青筋浮現,像噩夢裡竄出來的小蛇,蔓延全身。

前方朦朧的燈光浸透了眼皮,絢目華麗,色彩卻混濁不堪。
他緩慢地睜開酸澀的雙眼,等意識逐漸清明後,才注意到臥室裡那巨大落地窗上明顯的電子訊號。

「Sir,你醒了。」
「我的確是...」
「我擔心你醒不來,sir,我一整夜都看著你。」
「...需要我額外感謝你的照護?」
「你已經這樣做了。」語尾有點輕快上揚。
「抱歉,Jarvis。」Tony顯得有些訝然失色,「倒是你那張弄了整夜的大臉影像...我想,幸好我並沒有嚇到。」
「所以,sir,你還滿意我這虛構的面貌?」
「也許吧。」

在拉起背後靠枕時,向前彎了腰的Tony忍不住喊痛,這才發現左前胸一片紅腫。
一面用右手拇指輕輕地在周圍按壓時,一面努力回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等到回憶進展至昨夜與Clint相處的最後一刻,他忍不住苦惱地皺緊了眉頭。

「Sir,你應該要學著放開。」
「老天,這不是你要說的話,」抿了抿略微乾澀的嘴唇,「聽起來很像是你讀了什麼老套的二流愛情小說,然後學來的老套勸戒。」
「換另一種說法,sir,你還有其他值得付出的人。」
「不,這還是一樣糟。你沒經歷過,自然容易說出口...」
「抱歉,我怎能經歷過?因為我沒辦法,所以無法理解,但是...我很關心你,完全不忍看見你正在從事的自殘行為。」

「我並沒有...」思緒正轉到某處,停滯,眼光再回到痛覺頻傳的胸膛上。
這時他才想起原本就該想起的事───

那個時刻,Clint流下了無聲無息的淚。他被他抓緊了手腕,還有頻率陌生且不同步的對視,接著他又記起了自己探身向前,輕輕地吻了Clint那幾乎咬緊得發紫的下唇。
最後,自己卻被用力地推開了身體,那力道大到甚至讓他向後彈飛了幾尺遠。
Tony沉默無語,悶痛感得要到幾分鐘後才攫住末梢神經;但Clint卻一臉震驚地張口無言,似乎他才是那個最終受害者。

『...我必須為自己的主動道歉?』
『不...不不...是我,都是我的錯,剛才...』
他的話未說完,臉上五官攪亂成一灘泥。他舉起了右手掌,大張的五指正劇烈地抖顫著,上頭還留著對方體溫的觸感。

Tony想起來了。但這讓他更不好過。
那時他苦笑著獨留了Clint在現場發愣著、慢慢地被懊悔蠶食著。
在巨大的電子門扇迅速關上時,那個閉合的聲響仍像永不止息的回音一樣,不斷提醒自己正冷淡地將某些重要的東西留在門外,無關緊要的,而他只要伸出手關上門就好。
一旦關上了,就可以不用再去面對?

「後來呢?」
「Sir?」
「我是說他,後來他離開了嗎?」
「我想沒有,」Jarvis興味盎然地在顯示牆上轉動他那張滿意的面容,正面,側面,背面,再回到另一邊側面,又一次正面,「根據攝像資料紀錄,最重要的出入口在二十四小時內是淨空狀態。」

Tony不悅地翻了翻白眼。
他很快地跳下了床,顧不得找出室內鞋,然後旋風一般地衝出了臥室。


---------------------------------------------


我在毀滅之途上瞻仰黑暗的光芒。
我視甜美果實為上帝那居心叵測的餽贈。
我因無法探究愛情的神秘而驚慌,當內心如此渴望時卻難以承受,彷彿會撕裂了自己也撕裂了那個人......

Clint Barton多麼冀求兩人的肌膚接觸,偏偏在那一瞬間,慾望的膨脹簡直是狠狠奪走了他繼續呼吸的權利。
連帶剝蝕了他真正的自我。

沒有光線描繪的世界,那麼黝黑的工作室,只剩下了他。他眼睜睜看著Tony拂門而去,彼此沒再說上任何一句話,而他的背影,像是靜默深沉的指責。
這一天,情感的波折起伏如此大,遠超過自有記憶以來的程度。

然後獨自度過了整個夜晚,但他的思緒仍停擺著,幾乎思考不了接下來該做的,或是能做的任何一件事。
所以,他只是坐在那張偌大的工作桌旁邊,趴伏著,半睡半醒地,等待天亮時刻到來。
儘管這樣,他仍無從得知。那是間極度封閉的寬廣地下室。

突然間,空氣流動的細微異常驚擾了即將再度投入夢鄉的他。
不需要轉身回頭看,也能敏銳直覺出來者是誰。
太陽穴處間歇傳來刺痛,明顯地傳達出他莫名的緊張感。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熟悉的嗓聲從背後傳來。
Clint抬起下巴閉上了雙眼,約略四五秒後才決定轉身面對。
「我不清楚......我的意思是說,那是慢慢醞釀起來的。」
「那麼,現在呢?」
「何謂現在?」
此時他已將視線放在對方身上,但卻忍不住快速轉移視線。
「為什麼不看著我?」
「噢,Tony,你...你要我如何看著你...」Clint耳根熱度遽升,想必現在已灼紅一片,「別告訴我,你向來習慣這樣。」

Tony撇撇嘴,發覺自己竟然未著片縷,「這裡是我的地方。」
「我當然知道,」他強迫舒緩一下呼吸頻率,「但在所有訪客面前,你都是這樣做?」
「不,但是,偶爾罷了。」
「可是你現在這樣,是打算報復我昨天對你做的事?」
「大概,事實上並不是那樣。」

還愣愣坐著的Clint驚覺自己真的快忍受不了,想著自己若不馬上起身,就沒辦法與他拉遠一點距離。
但等穩穩站好時,因為感受到對方直接的打量與注視,卻突兀地發起窘來。

「但是你拒絕我,就算我有可能是在測試你。」
「測...測試?」
「對,我想那是測試,當時我太絕望了,顯然的,我們總是建立不起完整的共識。」
「好吧,就算是測試,我也是高興的...而且,我從未想過要拒絕你。」
「但你一點也不想碰觸我。」
「不...不是那一回事,」Clint口乾舌燥地試圖辯解,「那太突然了,接著就在那一秒,我意識到自己極有可能克制不了,那種情感太強大,會讓我愈愛你而讓傷害愈大。」

因為那段話而沉默了約一兩分鐘的Tony露出了孩童般困惑的神情。
搶在Clint繼續開口說話前,「我以為愛會讓人心生保護。」
「但有時不是那樣的,那是多麼令人無法掌握的境界,我從未涉入過...往往我會在意識清晰時,發現自己曾想要對你......」

「你會傷害我嗎?像昨天那樣傷害我?」
「Tony!我...我一點也不想!」
「那麼,今天我們把話都說清楚了,能夠產生足夠的默契?」
「說清楚?等一下,我們究竟要把什麼說清楚?這可不是你事前做好準備工作然後將計畫表丟在桌上,然後條列式地將內容大聲說明並尋求眾人的同意!」
「...我很在乎你。」
「你還在把我的感情當兒戲嗎?」Clint不禁全身顫抖起來。
「聽我好好說完。」
「我...」
「我會愛你,Clint,不,準確來說,我想我愛你,尤其是經過昨天Bucky那一吻後,我是想著你的。」

結果原本還處在激動狀態的男人瞬間凍化。
每一分每一秒,他從來沒停止想過眼前這大方展示胴體的男人是上天派來懲罰自己的,在懲罰的同時,卻又不讓他想點法子彌補。

「Tony,你...你千萬不能騙我,」Clint回過神來時,已經向前靠近了好幾步,「你已經逼得我在地獄和天堂之間來回遊走好幾趟。」
「我沒有。」
「你確信?」
「好,」Tony佯怒地單手撐腰,「等一下你別想再打中我這裡。」

沒想到Tony直接傾身上前,裸胸貼緊他的,立即送上溫熱的吻。
Clint大受打擊───嗯,應該是美好無比的打擊,不管如何,幾乎是同時間,他的雙手就已牢牢地抱緊了Tony,甚至在他要抽離自己的唇時,Clint很快地抓回了節奏。

『他在我的懷裡。』
輕輕地啃咬住男人濕潤的下唇,探出舌去舔弄著,接著微啓嘴巴去吸吮著。
半睜眼失神地注視他迷亂的表情,內心那澎湃激昂的情感彷彿要衝破了胸腔。他希望時光永遠暫停,暫停在這個時刻裡。
『他接受了我,終於。』
不管如何,他甚至不願放開手讓彼此有喘息平緩的機會。

「Tony Tony Tony Tony...」他想要嚐遍他的味道。好不容易拉回一絲絲意志力,接著就是在他臉上落下頻繁的輕吻,從額頭髮鬢耳垂眼角鼻尖人中再到下巴,最後以咬囓了一口喉頭做為結尾。
「嘿,嘿...慢點,」Tony微露尷尬地笑了一會兒,「Clint,你頂著我了。」

看來極度急躁的男人也跟著尷尬地發覺目前的處境。
他多麼想用力地大笑出聲。
多麼想將Tony牢固地栓緊在自己的身邊。
多麼想好好計畫將來該走的路。此刻時局仍動盪不安,他們需要時間和勇氣打點好一切,不論是屬於他們倆人之間的,還有Avengers該步上的方向。

他如此深愛著他,宛如所有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似的。
「我愛你,Tony。」他感到深深的揉合著無限激情的佔有欲。
滿足,甜美酥麻得令人想啜泣。

他們擁抱得如此緊密。
Tony心想自己終於能獲得片刻的平靜。
直到幾個月後。
幾個月後,在某人復活的那個時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